琪琪文章网>文章>杂谈文章>神经科

神经科

王纬1美文网 103 0 2017-02-23 08:32:16
神经科

其实对于神经科我不是很了解,只是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的右眼的下眼睑总是无法控制的跳,所以很有幸去过几次。在百度上查神经科,显示神经科能查出脑、神经、肌肉和脊髓疾病。但神经病可不归神经科,它属于精神科。

凭我这几次的观察,去神经科的一般有两类人:一类是肢体失去知觉,身体上出现怪病的老年人;另一类是精神上有些障碍的年轻人、中年人,例如焦虑症。

百家杂谈,无心快语

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医生们在叮嘱他们用药或问他们用药情况时,总是会强调“最好在严重的情况下服用某些药,尽量少用,副作用……”。虽然他们和病人交流时总显得很平静,但我偶尔会捕捉到他们在开药时那一小会儿的停顿和思索,夹杂着那么些无奈。如果是小孩他们会一边写一边提醒哪个药不能常吃。

有一次,我在排队候疹时看到一个父亲带着一个年纪很小的男孩,估计也就七、八岁,他低着头坐在旁边,对于父亲和医生的任何谈话,他都好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这个男孩记忆力、理解能力、反应能力等都在下降,而更令我吃惊的是,这对穿着并不讲究的父子竟是专门从江西坐火车到广州来看病的。听到这里,医生抬起她那一直看着病历而低下的头,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个依旧低头摆动着双脚的男孩,我分明看到医生那原本严肃冷静的目光变得那样温柔而体贴,然后从少言渐渐给父亲详细而耐心地讲用药的细节,言语的细致与耐心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为医者与患者之间那份相互理解的感动。

再一次听到“副作用”这个词,是在一个年纪很大的阿姨右手臂失去了知觉就诊时听到的。她说上一次医生给她开的药她不能吃,因为一吃就头晕,四肢无力,她一边说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气,仿佛那种感觉再次发作,说完才恢复平静。听完她的叙述后,医生困惑的表情我至今难以忘记,她说那已经是所有治这种病的药中副作用最小的了。我觉得每个医生恐怕要把各种药的副作用都记住,要不然在开药的时候,面对错综复杂的病情是难以下笔的。而且他们在开完药后叮嘱时流露出的是为医者的一种无奈,他们不想让患者经受二次伤害,却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听完这两个故事你有何感受?但在那时那刻,抑或是此时此刻,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医生在各种五花八门的疾病面前力量之渺小,可现在总有那么些不理智的家属和无知的“医闹”,每每听到有些人因为医生未能将自己的亲人抢救过来而在医院闹事,甚至报复医生的事情发生时,我都觉得荒谬可笑,就像一个学习不好的学生家长非要说自己孩子成绩不好是因为老师没水平教得不好。没有了老师最多你的孩子没书读;没有了医生,那你可真是自取灭亡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