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文章>短篇文章>手纸

手纸

小铃铛短文学 273 0 2015-11-24 21:50:28
手纸

刚才我急着上厕所,拿起一卷手纸连抽三匝还不停手,老婆看到后惊呼:“停!你这个败家的玩意儿,你来大姨妈了吗?抽那么多还不停手?”我看也不看她一眼,说了句,总得搞干净嘛,便冲进了厕所。

蹲在厕所里,我是越想越气啊,自己辛辛苦苦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贡献,连个厕纸的使用权都没争来,我活着也太憋屈了。

N多年前有个叫蔡伦的家伙诞生了。在他伟大的发明过去了将近两千年后,我们农村人上厕所还是用不起手纸的。出恭之后的清洁工具主要依赖于一些大自然提供的天然物品,如玉米叶子、树枝子、石头块子、土坷垃等等随手拈来的纯天然纯绿色工具。上等人家充其量也是用一些黄的发黑的草纸来充充门面,但那草纸被剪成了巴掌大小的小方块儿,像钞票一样被叠得整整齐齐的供放在衣兜里备用。由此三十年后,手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更新。雪白的手纸像山一样堆放在超市里,堆放在街市上供吾等擦秽所用。但可悲的是使用它们的主人们却似毫没有什么变化。

罪魁祸首,茅塞顿开,贪得无厌

在首都北京时,我有这么一个可怜的女同事,因她生长的矮胖黑丑而备受婆家人的欺辱。导致她婚姻破裂、家庭离散的罪魁祸首就是万恶的手纸。

那天在一个劳动的间隙,她瞅着四周没人,红着眼圈对我说,这次我真的要离婚了。我惊问原因后才知道,她的婆婆昨晚踢了她一脚,原因是婆婆看她在厕所抽厕纸抽多了,吝俭成性的婆婆早就对她手纸使用时的“铺张“怀恨在心了,偷窥她的婆婆在忍无可忍之下上闯进卫生间去踢了她一脚。她的婆婆并非我们农村人出生,是个正而八经的城市退休教师,她老人家从没用过土坷垃擦过屁股,但她对手纸的偏爱和情有独钟,实在是令人费解啊。

罪魁祸首,茅塞顿开,贪得无厌

我在郁闷了好些日子后,终于找到了答案,给我启发的是同宿舍的老宋,这老哥们每次如厕必带报纸一张,开始我以为他只是为了打发蹲厕时的无聊阅读所用。直到有一天我才发现,非也,非也。每次恭送完肠中之物后,这位仁兄便把手中的报纸撕叠成豆腐块大小,然后从怀中捏出一张如心爱的手娟一样的厕纸来,小心翼翼地垫在那叠报纸之上,然后庄重地把它们伸向了他黑红的腚间。蹲在一旁的我,目睹此景,瞬间恍然大悟,心中的疑虑和多日来的郁闷,全部茅塞顿开了。

我了个去啊,想想西晋时期石崇豪华厕所内的置甲煎粉,再想想自己刚刚如厕时所受到的制肘,以及那些沥沥在目的往日情景,我真的发现,吝俭成性的同胞和贪得无厌的同胞是一样一样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