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文章>爱情文章>纯粹的爱,怀念也是一种幸福

纯粹的爱,怀念也是一种幸福

与妻书美文阅读网 178 0 2016-08-21 08:20:54
纯粹的爱,怀念也是一种幸福

回不去的青春,纯粹的爱,怀念也是一种幸福!

十八岁,记不清那日的阴晴,或许是个下着微雨的午后,一个人拖着行李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拥上了火车,又被那一路的离歌送到了一座未知的城市。

当一个人面对着人潮拥挤而又陌生的城市时,手机里传来短信的铃声。

“到了?”

“嗯。”

“一个人怕吗?”

“不怕!”

请原谅我就是这样倔强的女生。我逼迫自己高高地仰起头,向着学校的方向大踏步地前进,脸上写着“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而心里却放映着那张挥散不去的脸。

我和他的故事,如今也只能是故事。

我曾经是那般的厌恶他,厌恶他追求女生时的惊天动地,厌恶他言语透露的辛辣犀利,厌恶他骄傲的神情,更厌恶他不羁的举止。

人就是这样,如果你讨厌他,他也会没有理由地与你作对。

“姐妹们,走吧,我请客,咱稿费来了!”这是我与朋友分享快乐的方式。

“一篇文章而已,没什么可骄傲的。”某只云淡风轻的言辞,却能刺痛听者的耳朵。

“喂,开下门,让我进去。”于是,某只被我关在了教室门外。

“……”我瞟了某只一眼,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

如此针锋相对一直都在持续,我和他的较量一刻也没有停歇。可是,对一个人从厌恶到喜欢究竟是要经历怎样的过程,难道说是两个人互相追逐,最终无处藏身,只好躲进了对方的心里。

是的,正如你想的,后来我们在一起了。

十六岁的愚人节,我无法知晓,手机屏幕上闪动的新信息竟然写着他的名字,我敲破脑袋也想不起自己是何时存了他的号码。

“我喜欢你!”当这四个字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可怜的手机差点就舍身取义了,我嫌恶地盯着这四个字,给他回了条短信。

“你没发病吧!”聪明如我,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刚才不是本人,请把它删了。”他回信息的速度很慢。

我当然把它删了,还连同把他的号码扔进了黑名单,心底也不知问候了他多少遍。

纯粹的爱,怀念也是一种幸福,我们俩,斩钉截铁,水火不容,熙熙攘攘,遥遥无期

五月,那是一次班级聚会,人来疯的我玩累了便倒在一旁昏天暗地睡着了,醒来时,身上盖着的竟是他的外套,那一刻,我在昏暗的灯光下寻找他的身影,四目相对时,不再是水火不容,他的眼神里有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十二月,雪花纷飞的圣诞节,他莫名地准备了全班人的礼物,逐一分发,然后随意的在我的桌上放下一只小小的礼盒,没有作片刻的停留。那是他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一对小人儿钥匙扣,我翻遍了礼盒,没有寻到他留下的只言片语。后来,我给他发了信息。

“谢谢你的礼物。”我不得不承认,从什么时候起,我早已把他从黑名单里拉进了我的心里。

“你说,我这个患者都等了你这么久了,你何时才肯医我呢?”他问得轻描淡写。

“好吧,我医你!”我回答得斩钉截铁。

张爱玲说过,“喜欢一个人,就是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这是他最喜欢的句子。

“你说,我们俩当初那么恨彼此,怎么就看对眼了呢?”我曾用做文综试卷的笔敲着他的脑袋问他。

“我是双鱼座,你是处女座,我们俩互相排斥又相互吸引,这是天文科学,懂吗?”他一把扯过我手中的笔,轻轻地拍着我的额头,一本正经地说。

高三的时候,我和朋友在校外合租,他为了照顾我,也在附近找了间出租房。从此,每天清晨,是他用专属于我的起床铃把我叫醒去给他开门。他会在客厅一边吃早餐一边督促我洗漱、用餐,他会把整本历史书归纳成连续的知识点让我背下来,他会跟我比赛记单词来激励我学习,他还会把地理地图上各个国家地区的形状想象成各种有趣的图案来帮助我记忆……

而我们也会有争吵。比如他的某句无心之言惹得我的好姐妹梨花带雨,我就把他揪到一旁厉声质问;比如某堂课上,老师把死睡如猪的我拎起来罚站,他就孩子气的整堂课给老师穿小鞋,可结果是我哭着对他又捶又打,“你如此和老师作对,叫我今后还怎么睡得安宁啊!”;再比如,夏天遇上教室里停电,我却神奇般地感觉轻风徐徐,好不凉快,直到我成为全班的焦点时才恍然,那是他在我身后扇了一节课的风,可是我依然生气,自己被成为焦点。

如此比如还有太多太多,我常常在事后发觉自己很欠扁,可是他总说,“谁叫我喜欢的是你,我只有给你伤害我的权利啊!”

后来,高考倒计时的数字卡片一天天地翻转,教室四壁也都挂上了“今天的努力,为了来日的收获”之类的加油标语。他是班上拔尖的好学生,身上寄予了众望,而我,远不及他。我时常因高考压抑的氛围而窒息,我想逃离,和他一起逃离,可每每望着他认真做题时的神情,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们俩,斩钉截铁,水火不容,熙熙攘攘,遥遥无期

你知道的,我后来故意地惹他生气与无理取闹,甚至不惜讲了许多绝情的话语,只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只是不甘心自己竟被那些让人生厌的高考资料所击败。可是,那天的他把头深深地埋在手臂里,肩头微颤。而那天的我,溃不成军。

“你怎么了?”晚自习的值班老师关切的询问他。

“胃疼得厉害,我出去买药吃。”说完,他走得那般急切,逃离似的,留下我这个做了错事的小孩,独自忏悔。

从那以后,我们缄默无言。怪时间太瘦,指缝太宽,以前我们总抱怨毕业遥遥无期,可转眼间已到了分离的季节。同学们都各自传递着同学录留作青春的纪念,而我们却依旧形如陌人。

高考如期而至,又如期而别。分数公布的时候,我知道我们俩就此天各一方。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的志愿表上填了那一所学校,他远可以上更好的大学啊,可是他竟只填了那一所学校。

那还是很早以前,一个阳光很大的午后,我们在树荫下背靠背坐着。

“嘿,你想考哪所学校?”

“****大学。”

“真的!”

“煮的!”

“好,我们一起考!”

而今,我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两年,而他却在另一座城市履行着我们当初的诺言。我曾经主动联系他,希望可以做回朋友,可是他拒绝了我,他说:“我还爱着你!”这是他第一次说爱我,我没有忍住,泪水决堤。我决定从此不再打扰他,过着没有他的生活。我知道后来的后来,他的心有了新的归宿,我也知道他始终关心着我正如同我关心着他,但我们心里都明白,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们难以忘怀的是那一份青春的懵懂与悸动,我们耿耿于怀的只是彼此心中对那段感情的不甘罢了。

当有一天,重翻旧时的同学录,最后一页,没有署名,只有一行隽秀的英文字:“I’mveryhappywith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