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文章>爱情文章>一个游戏,一段时间,一个故事

一个游戏,一段时间,一个故事

深度催眠美文阅读网 306 0 2016-08-19 08:22:50
一个游戏,一段时间,一个故事

习惯每一天晚上,等一个留言;习惯每一个早上,看第一条短信;习惯有一个人惦记。只是这些习惯,都是陋习,被时间渐渐磨平,然后,习惯没有你的习惯。

一个游戏,一段时间,我们的故事。

你说:“原来你是女孩子啊!没想到女孩子也会玩游戏。”

“怎么着,就稀罕男的玩?”我不屑。

“呵!好玩儿。”你说。

好不好玩,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就这样开玩了。

“组队杀怪怎么样?”某一天,你问我。

“行。”我从别人的婚礼上悄悄溜了出来。

“喂,大神,她谁啊?”我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叫你大神,难道是因为等级排一么?

“大神,不会是你那个神秘的老婆吧?”他们嘻嘻哈哈说笑着。

你也哈哈嘻嘻的辩解:“不是不是,人家一萌妹纸怎么可能看上我这大叔!”

大叔?我记得你只比我大一岁。有一次聊扣的时候,你说:“笨鸟,你长什么样子啊!到底是怎样的尊容能衬托出你那样的脑袋啊?”

我的尊容么,到没有什么吓过人的事件。脑袋笨,这个好像是那么回事。可是尊容与脑袋有直接联系?

“因为很丑,所以不敢吓你老人家,怕你晚上不敢出家门。”你笑了,很大声。然后你电话打了过来,你说:“笨鸟,你知道吗?我曾经出现把一个人吓跑了。看来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我在电话这头使劲点头。笑的很傻,被同学取笑。她们说:“看她傻了,玩游戏都疯了。”

我不是因为玩游戏而成这样的,是游戏里遇到那么多温暖的人,比如你,才乐意变傻的。

挂了电话没过一会儿,你就发来一条彩信。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说实话,一点也不帅,和我想象的那种厉害大神形象差远了。

被染过的淡紫色头发,一双狭长细小的眼睛懒懒的,好像刚刚睡醒。很瘦,衣服有点怪怪的,就像学校里的坏学生一样。和我脑海里,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黑框眼镜,像黑帮老大是大神根本一点儿都不像。

“晕,笨鸟。我有说过我是那样?”你对我无语。你说,笨鸟,等价交换,你的照片拿来。

我当然是不给你的。网络上,说实话,不敢太相信。

于是你念念叨叨一直不休。你说你太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说我不是笨鸟,我一定属狐狸的。你说你不想理我这么小气的人。

我什么都不说,只看你喋喋不休。

但是,第二天,你依旧和我一起组队打怪。我们,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你依旧说“笨鸟,被你害死了!都这么多回了,你怎么还记不清楚路线。”

我玩游戏,纯粹为了打发时间。遇到你们,是意外的惊喜。对于费脑的事,我一般接收的慢,更何况本就不在意的游戏。

被你拿到照片,也是因为那次脑袋短路,你太侥幸。

不是不喜欢拍照,而手机像素不高,所以便懒得照了。星期六的时候,和朋友们组队一起去草莓园摘草莓。我们的悠闲一直是你羡慕嫉妒的,你曾经忏悔过,若是在读书一定考我这个学校来,然后做我学长,没事就虐虐我。不是所有学长我都认识,也不是所有人,我都喜欢。如若你是我的学长,可能擦肩而过。

在草莓园里,我被好朋友抓拍了好多图片。偷吃草莓的,瞅草莓的,数草莓的,很多一瞬间的时间,遗留的时光。她把照片发在自己空间,被我看见,于是就把它转了来。新建的相册,我一时忘记设密码,于是成了所有人都可以看见。

我在上课,你的电话突然打来,你说:“笨鸟,草莓好吃吗?”

我莫名其妙。

然后你笑,你说怎么可以那么萌啊!

我云里雾里的听你说乱七八糟的话。然后,你说你把那些图片保存了下来。我才知道自己忘记设密了。

重新设了密码,但是那又怎样,你已经知道了。其实,人就是太自以为是。关心你的人,必是时刻想知道你在干什么,而不关心你的人,就算你在他跟前,也不过是过客匆匆而已。

让你看到照片,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天天到我空间绕一圈,有事没事留言。我不是特工,做不到那么密不透风的事。见与不见,只是时间早晚。

你却沾沾自喜,像捡到宝贝一样,得瑟了很久。你说“笨鸟,听过皇天不负有心人么?”

我听过,只不过没遇到过。除了你。

习惯每一天晚上,等一个留言;习惯每一个早上,看第一条短信;习惯有一个人惦记。只是这些习惯,都是陋习,被时间渐渐磨平,然后,习惯没有你的习惯。

一个游戏,一段时间,我们的故事。

你说:“原来你是女孩子啊!没想到女孩子也会玩游戏。”

“怎么着,就稀罕男的玩?”我不屑。

“呵!好玩儿。”你说。

好不好玩,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就这样开玩了。

“组队杀怪怎么样?”某一天,你问我。

“行。”我从别人的婚礼上悄悄溜了出来。

“喂,大神,她谁啊?”我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叫你大神,难道是因为等级排一么?

“大神,不会是你那个神秘的老婆吧?”他们嘻嘻哈哈说笑着。

你也哈哈嘻嘻的辩解:“不是不是,人家一萌妹纸怎么可能看上我这大叔!”

大叔?我记得你只比我大一岁。有一次聊扣的时候,你说:“笨鸟,你长什么样子啊!到底是怎样的尊容能衬托出你那样的脑袋啊?”

我的尊容么,到没有什么吓过人的事件。脑袋笨,这个好像是那么回事。可是尊容与脑袋有直接联系?

“因为很丑,所以不敢吓你老人家,怕你晚上不敢出家门。”你笑了,很大声。然后你电话打了过来,你说:“笨鸟,你知道吗?我曾经出现把一个人吓跑了。看来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我在电话这头使劲点头。笑的很傻,被同学取笑。她们说:“看她傻了,玩游戏都疯了。”

我不是因为玩游戏而成这样的,是游戏里遇到那么多温暖的人,比如你,才乐意变傻的。

挂了电话没过一会儿,你就发来一条彩信。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说实话,一点也不帅,和我想象的那种厉害大神形象差远了。

被染过的淡紫色头发,一双狭长细小的眼睛懒懒的,好像刚刚睡醒。很瘦,衣服有点怪怪的,就像学校里的坏学生一样。和我脑海里,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黑框眼镜,像黑帮老大是大神根本一点儿都不像。

“晕,笨鸟。我有说过我是那样?”你对我无语。你说,笨鸟,等价交换,你的照片拿来。

我当然是不给你的。网络上,说实话,不敢太相信。

于是你念念叨叨一直不休。你说你太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说我不是笨鸟,我一定属狐狸的。你说你不想理我这么小气的人。

我什么都不说,只看你喋喋不休。

但是,第二天,你依旧和我一起组队打怪。我们,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你依旧说“笨鸟,被你害死了!都这么多回了,你怎么还记不清楚路线。”

我玩游戏,纯粹为了打发时间。遇到你们,是意外的惊喜。对于费脑的事,我一般接收的慢,更何况本就不在意的游戏。

被你拿到照片,也是因为那次脑袋短路,你太侥幸。

不是不喜欢拍照,而手机像素不高,所以便懒得照了。星期六的时候,和朋友们组队一起去草莓园摘草莓。我们的悠闲一直是你羡慕嫉妒的,你曾经忏悔过,若是在读书一定考我这个学校来,然后做我学长,没事就虐虐我。不是所有学长我都认识,也不是所有人,我都喜欢。如若你是我的学长,可能擦肩而过。

在草莓园里,我被好朋友抓拍了好多图片。偷吃草莓的,瞅草莓的,数草莓的,很多一瞬间的时间,遗留的时光。她把照片发在自己空间,被我看见,于是就把它转了来。新建的相册,我一时忘记设密码,于是成了所有人都可以看见。

我在上课,你的电话突然打来,你说:“笨鸟,草莓好吃吗?”

我莫名其妙。

然后你笑,你说怎么可以那么萌啊!

我云里雾里的听你说乱七八糟的话。然后,你说你把那些图片保存了下来。我才知道自己忘记设密了。

重新设了密码,但是那又怎样,你已经知道了。其实,人就是太自以为是。关心你的人,必是时刻想知道你在干什么,而不关心你的人,就算你在他跟前,也不过是过客匆匆而已。

让你看到照片,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天天到我空间绕一圈,有事没事留言。我不是特工,做不到那么密不透风的事。见与不见,只是时间早晚。

你却沾沾自喜,像捡到宝贝一样,得瑟了很久。你说“笨鸟,听过皇天不负有心人么?”

我听过,只不过没遇到过。除了你。

习惯每一天晚上,等一个留言;习惯每一个早上,看第一条短信;习惯有一个人惦记。只是这些习惯,都是陋习,被时间渐渐磨平,然后,习惯没有你的习惯。

一个游戏,一段时间,我们的故事。

你说:“原来你是女孩子啊!没想到女孩子也会玩游戏。”

“怎么着,就稀罕男的玩?”我不屑。

“呵!好玩儿。”你说。

好不好玩,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就这样开玩了。

“组队杀怪怎么样?”某一天,你问我。

“行。”我从别人的婚礼上悄悄溜了出来。

“喂,大神,她谁啊?”我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叫你大神,难道是因为等级排一么?

“大神,不会是你那个神秘的老婆吧?”他们嘻嘻哈哈说笑着。

你也哈哈嘻嘻的辩解:“不是不是,人家一萌妹纸怎么可能看上我这大叔!”

大叔?我记得你只比我大一岁。有一次聊扣的时候,你说:“笨鸟,你长什么样子啊!到底是怎样的尊容能衬托出你那样的脑袋啊?”

我的尊容么,到没有什么吓过人的事件。脑袋笨,这个好像是那么回事。可是尊容与脑袋有直接联系?

“因为很丑,所以不敢吓你老人家,怕你晚上不敢出家门。”你笑了,很大声。然后你电话打了过来,你说:“笨鸟,你知道吗?我曾经出现把一个人吓跑了。看来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我在电话这头使劲点头。笑的很傻,被同学取笑。她们说:“看她傻了,玩游戏都疯了。”

我不是因为玩游戏而成这样的,是游戏里遇到那么多温暖的人,比如你,才乐意变傻的。

挂了电话没过一会儿,你就发来一条彩信。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说实话,一点也不帅,和我想象的那种厉害大神形象差远了。

一个游戏,一段时间,一个故事

被染过的淡紫色头发,一双狭长细小的眼睛懒懒的,好像刚刚睡醒。很瘦,衣服有点怪怪的,就像学校里的坏学生一样。和我脑海里,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黑框眼镜,像黑帮老大是大神根本一点儿都不像。

“晕,笨鸟。我有说过我是那样?”你对我无语。你说,笨鸟,等价交换,你的照片拿来。

我当然是不给你的。网络上,说实话,不敢太相信。

于是你念念叨叨一直不休。你说你太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说我不是笨鸟,我一定属狐狸的。你说你不想理我这么小气的人。

我什么都不说,只看你喋喋不休。

但是,第二天,你依旧和我一起组队打怪。我们,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你依旧说“笨鸟,被你害死了!都这么多回了,你怎么还记不清楚路线。”

我玩游戏,纯粹为了打发时间。遇到你们,是意外的惊喜。对于费脑的事,我一般接收的慢,更何况本就不在意的游戏。

被你拿到照片,也是因为那次脑袋短路,你太侥幸。

不是不喜欢拍照,而手机像素不高,所以便懒得照了。星期六的时候,和朋友们组队一起去草莓园摘草莓。我们的悠闲一直是你羡慕嫉妒的,你曾经忏悔过,若是在读书一定考我这个学校来,然后做我学长,没事就虐虐我。不是所有学长我都认识,也不是所有人,我都喜欢。如若你是我的学长,可能擦肩而过。

在草莓园里,我被好朋友抓拍了好多图片。偷吃草莓的,瞅草莓的,数草莓的,很多一瞬间的时间,遗留的时光。她把照片发在自己空间,被我看见,于是就把它转了来。新建的相册,我一时忘记设密码,于是成了所有人都可以看见。

我在上课,你的电话突然打来,你说:“笨鸟,草莓好吃吗?”

我莫名其妙。

然后你笑,你说怎么可以那么萌啊!

我云里雾里的听你说乱七八糟的话。然后,你说你把那些图片保存了下来。我才知道自己忘记设密了。

重新设了密码,但是那又怎样,你已经知道了。其实,人就是太自以为是。关心你的人,必是时刻想知道你在干什么,而不关心你的人,就算你在他跟前,也不过是过客匆匆而已。

让你看到照片,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天天到我空间绕一圈,有事没事留言。我不是特工,做不到那么密不透风的事。见与不见,只是时间早晚。

你却沾沾自喜,像捡到宝贝一样,得瑟了很久。你说“笨鸟,听过皇天不负有心人么?”

我听过,只不过没遇到过。除了你。

习惯每一天晚上,等一个留言;习惯每一个早上,看第一条短信;习惯有一个人惦记。只是这些习惯,都是陋习,被时间渐渐磨平,然后,习惯没有你的习惯。

一个游戏,一段时间,我们的故事。

你说:“原来你是女孩子啊!没想到女孩子也会玩游戏。”

“怎么着,就稀罕男的玩?”我不屑。

“呵!好玩儿。”你说。

好不好玩,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就这样开玩了。

“组队杀怪怎么样?”某一天,你问我。

“行。”我从别人的婚礼上悄悄溜了出来。

“喂,大神,她谁啊?”我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叫你大神,难道是因为等级排一么?

“大神,不会是你那个神秘的老婆吧?”他们嘻嘻哈哈说笑着。

你也哈哈嘻嘻的辩解:“不是不是,人家一萌妹纸怎么可能看上我这大叔!”

大叔?我记得你只比我大一岁。有一次聊扣的时候,你说:“笨鸟,你长什么样子啊!到底是怎样的尊容能衬托出你那样的脑袋啊?”

我的尊容么,到没有什么吓过人的事件。脑袋笨,这个好像是那么回事。可是尊容与脑袋有直接联系?

“因为很丑,所以不敢吓你老人家,怕你晚上不敢出家门。”你笑了,很大声。然后你电话打了过来,你说:“笨鸟,你知道吗?我曾经出现把一个人吓跑了。看来你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我在电话这头使劲点头。笑的很傻,被同学取笑。她们说:“看她傻了,玩游戏都疯了。”

我不是因为玩游戏而成这样的,是游戏里遇到那么多温暖的人,比如你,才乐意变傻的。

挂了电话没过一会儿,你就发来一条彩信。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说实话,一点也不帅,和我想象的那种厉害大神形象差远了。

被染过的淡紫色头发,一双狭长细小的眼睛懒懒的,好像刚刚睡醒。很瘦,衣服有点怪怪的,就像学校里的坏学生一样。和我脑海里,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黑框眼镜,像黑帮老大是大神根本一点儿都不像。

“晕,笨鸟。我有说过我是那样?”你对我无语。你说,笨鸟,等价交换,你的照片拿来。

我当然是不给你的。网络上,说实话,不敢太相信。

于是你念念叨叨一直不休。你说你太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说我不是笨鸟,我一定属狐狸的。你说你不想理我这么小气的人。

我什么都不说,只看你喋喋不休。

但是,第二天,你依旧和我一起组队打怪。我们,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你依旧说“笨鸟,被你害死了!都这么多回了,你怎么还记不清楚路线。”

我玩游戏,纯粹为了打发时间。遇到你们,是意外的惊喜。对于费脑的事,我一般接收的慢,更何况本就不在意的游戏。

被你拿到照片,也是因为那次脑袋短路,你太侥幸。

不是不喜欢拍照,而手机像素不高,所以便懒得照了。星期六的时候,和朋友们组队一起去草莓园摘草莓。我们的悠闲一直是你羡慕嫉妒的,你曾经忏悔过,若是在读书一定考我这个学校来,然后做我学长,没事就虐虐我。不是所有学长我都认识,也不是所有人,我都喜欢。如若你是我的学长,可能擦肩而过。

自以为是,沾沾自喜,羡慕嫉妒,好朋友,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草莓园里,我被好朋友抓拍了好多图片。偷吃草莓的,瞅草莓的,数草莓的,很多一瞬间的时间,遗留的时光。她把照片发在自己空间,被我看见,于是就把它转了来。新建的相册,我一时忘记设密码,于是成了所有人都可以看见。

我在上课,你的电话突然打来,你说:“笨鸟,草莓好吃吗?”

我莫名其妙。

然后你笑,你说怎么可以那么萌啊!

我云里雾里的听你说乱七八糟的话。然后,你说你把那些图片保存了下来。我才知道自己忘记设密了。

重新设了密码,但是那又怎样,你已经知道了。其实,人就是太自以为是。关心你的人,必是时刻想知道你在干什么,而不关心你的人,就算你在他跟前,也不过是过客匆匆而已。

让你看到照片,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天天到我空间绕一圈,有事没事留言。我不是特工,做不到那么密不透风的事。见与不见,只是时间早晚。

你却沾沾自喜,像捡到宝贝一样,得瑟了很久。你说“笨鸟,听过皇天不负有心人么?”

我听过,只不过没遇到过。除了你。

你在我空间里,每天一条留言,关于游戏,关于生活,关于心情!却无关你我。我喜欢这样淡淡清清的情感。找一个无关现实,无关未来,无关生命的人,聊一些有关无关的事。我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有关无关的继续下去。

我是萌妹纸,你把我介绍给你所有的游戏里的朋友。

大神的妹纸于是有了很多人追求。我遇到了很多人,有好人有坏人,但是就没有那个你神秘的夫人。

我们就这样,玩了一个花落花开的轮回。

过年的那一天,我守着电视在看春节联欢晚会。倒数时间的时候,你在凌晨发来一个短信。祝福的短信,千篇一律。我回一个“谢谢”然后睡觉去了。

第二天,还赖在床上的我接到你的电话,你说:“笨鸟,我又老一岁了。”

我笑你,二十岁的年龄八十岁的心。

你也跟着我一起笑了,好像笑自己故意装老态的傻样。“笨鸟,你打算几时结婚啊?”

我不知道你抽什么风,突然这样问我。从未考虑这个问题的我,一下子被你问愣住。结婚对于我来说,那是以后的事,以后太遥远,我不知道。

“哎!”你重重的叹了口气。那一声哀叹,从那边传来,直直的落进了我心里,缓缓的沉淀在最角落。于是,我开始考虑,我们这样的时间是不是要开始倒数?

“我开始相亲了。”你仿佛在自嘲,又好像特别无奈。我想不清,你怎么就要结婚了。

“笨鸟,组队杀怪吧!”然后,我们就又开始玩起了游戏。你假装没发生那样的对话,努力要回到以前。可惜,事情发生就再也不会平白发生的,它总有存在的道理。就像现在,它在我心里烙下的,那个深深印记。

我开始害怕。

每一天的第一条短信,是你发来的。自言自语,天气预报,幽默笑话,可能是短信不要钱,没有地处发,你就这样打发它。

我不回,但是,每一天被闹钟吵醒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拿起手机。我喜欢那些你发来的信息,不管是什么,都那么喜欢。

你晚上从来不关机,于是我也学会不关机。因为有一次,半夜,大概是凌晨,或者更晚,你要和人拼杀,而我睡觉去了,手机关了。你说,你找不到我。

我开机,希望每一个想找我的人随时都能找到。

情人节的那天凌晨,你打电话来,我没睡,在写小说。

“笨鸟,你会把我写进你的日记吗?”你问我。

“嗯。”我写日记,一直养成的习惯,就如有你存在的习惯一样。

“笨鸟,等你再看那日记的时候,你说我在干嘛?”我觉得,你的心情不是很好。语气有点潮。

“不知道。”我不是神,预算不了未来。

“笨鸟,我喜欢你,却知道不能在一起!”你说。

我突然觉得很悲伤。在这个浪漫的季节里,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我没出声,静静的,你也不说话,静静的。

“笨鸟,我今天要订亲了。以后怕是不能玩游戏了。”很久以后,你说完这句话后,就挂了电话。

没等我说再见,没等我问为什么,没等我反映过来。

你在怕什么?

游戏里,那些人调侃着:“大神不知道干嘛去了,很久都没来。”

“对啊,再不出现,大神的位置就被人夺了。”

“喂,你知道吗?大神那个神秘的老婆原来是他自己的小号。”

…………

我不断刷新着游戏里的页面,看他们的聊天刷了一页又一页。

你再也没有在游戏里出现过,再也没给我打电话,再也没有早晨的短信,再也没有空间里的留言。

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在游戏里,在生活中,依然活着

很久很久以后的今天,突然发现自己丢了某件东西。我不知道,自己丢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