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文章>爱情文章>素雪纷飞里的四月天

素雪纷飞里的四月天

雪影如梦短文学 32 0 2014-02-27 13:18:53

有一纸素雪,是一米阳光,是人间的四月天;有一种艰苦,是赤日炎炎下的汗流浃背,是下课铃响睡死课桌的精疲力竭;有一种执着,是历尽沧桑后全部的信念,是光阴辗转后不变的永恒;有一种感情,如山般悠远,如水般无言;有一种相遇,唯美了时光,温润了岁月,是素雪纷飞里的那一四月天……

——题记

【粘一卷资料,诉与你听】

“雪茹,快走啊!男神们在打篮球呐!”“哇噻,这姿势,帅呆了!”“呀,中了中了!”学校里飘荡着赞不绝口的疯狂,余音缭绕,经久不衰……

这所学校是市里极看重的一所中学,应届毕业生大约三千人。它位于市区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景致极好。春日有姹紫嫣红,夏日有阳光沙滩,秋日有枫叶漫天,冬日有素雪纷飞,无论哪种景致都使人销魂。

“雪茹,你快些吧,上次就是因为你,害得我都没看成我男神的篮球比赛,这次,我一定要为他加油!”澜绺扯了扯雪茹的衣角,脸上露出企盼的神情。澜绺——这位学校篮球团队最大的粉丝兼组织者也会有小绵羊般的柔和。面对这样一位好友,雪茹也束手无策,只好放下手中的画笔,瞥了一下画中的人:俨然一个小家碧玉的女子,“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梳着齐刘海,扎着对称的小辫子,格外清纯。语笑嫣然的神情更摄人心魂。这画中素心不染的女孩便是雪茹小时候的自画像,和现在一般无二。雪茹无奈的被澜绺拽进了操场。

【忆一段时光,与何人说】

操场上,几位体育高手叱咤风云,面对变幻莫测的篮球,他们都能应付自如。只见其中的一位,见篮球迎面而来,一跃扑住篮球,眼疾手快,蹬伸踝、膝、髋,手腕外翻,手指拨球,一举进球。在场惊叫连连。不错的,这位正是学校里的体育健将刘天阳。他是理科天才,考试基本上都是前十,更难的是他心思细腻,做得一手好诗,是个风云人物。相信当时所有女生都会为这么一位男士荡漾芳心,但是雪茹不然,她钦佩他的才华,对他有种微妙的感情,因为在天阳的身上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缘分,真的如此奇妙。

这时已经入秋了,凉意起,秋意浓。树叶渐渐飘零,大雁陆续南飞,落日的余晖普照大地,雪茹凭栏而望脉脉江水,每每想起那句“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雪茹就会越发思念亲人。她本是一个小县城里的学生,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被市里录取,但是到了这儿,也不过是全级五六百名百名的学生,加上家庭条件也不算富裕,所以澜绺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好的朋友。即使如此,自尊与自卑使得她不愿往人多的地方去,心中的苦楚除了澜绺又与何人诉?

每当秋风乍起时,雪茹会独自坐在校园里的凉亭里,因为凉亭像极了自家小院里的绿藤架。同样有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绿绿的青藤摇曳,她摸着黑灯瞎火在画画,心里嘀咕道“听妈妈说,江南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秀美。’”“偷听姑姑说,若要‘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就在江南。”“终老、白首是什么意思呢?江南又在哪啊?”小脑瓜在不断运转。虽然心里没有概念,但寥寥几笔就勾出了一幅山水画。不知何时,身后冒出了一位小男孩,与雪茹年纪相仿,男孩与雪茹指目示意,说:“小妹妹的画画的好漂亮。”雪茹笑的比月光还皎洁说道:“哥哥,叫我雪儿吧”。或许年龄相仿,不一会就熟悉了,居然玩起了过家家的游戏,“雪儿,你当妈妈,我当爸爸,好吗?”男孩说到。雪茹叫到:“好啊好啊,我要做妈妈了!”过了约莫半个小时,男孩的妈妈找他回家,男孩嘟了嘟小嘴说道:“好吧,但我明天还要和雪儿玩。”在男孩临走之际,雪茹小心翼翼拿起刚画好的那幅山水画,拭去了上面的灰尘,交给了哥哥。雪茹目送哥哥远离的背影,那样温暖,有一种感情在萌芽。

那天晚上,晚风拂夕阳,皎月伴繁星,仿佛有葫芦丝的声音传入耳中,那样悦耳。“那晚,在欢笑中终结,哥哥终究食言了。想你当日衣着不凡,应该过得很好吧!”雪茹默念道。又是凉风起,雪茹感到异常寒冷。

【品一段时光,终倾城】

十一月了,临近期末考试了。篮球活动暂时停止了,学校里的各项工作开始忙碌起来,同学们都尽心尽力投入到学习中去,雪茹对自己说:“知识改变命运,学习成就未来”,一刻都不能懈怠。“在那样一所高级中学,竞争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十二月,飘雪了。天总是灰蒙蒙的,望不到一丝天空蓝。上早自习早起,因天气原因,雪茹迟到了,慌慌张张飞进超市,拿了一包面包,转头就走,岂料那一转身,撞到了刘天阳,雪茹急忙说对不起,匆匆远离,她未细看他,他却看清了她。

两天后,难得的一个好天气,太阳公公好久不见了。云吐日出,暖洋洋的。雪茹坐在青藤架下揣摩化学题,正当一筹莫展之时,天阳也拿着书踱进凉亭里,天阳主动帮助雪茹,一丝不苟,认真教学,因为学习他们由原先的萍水相逢到相识相知,后来甚至谈笑风生。天阳是继澜绺之后,雪茹的第二个朋友。天阳虽然理科甚好,但他更喜欢文科,喜欢读诗、品诗、写诗。而她的好搭档就是雪茹。雪茹喜欢画画,她画的每一幅画天阳都为题诗一首。但是雪茹没有发现,每首诗都与山水有关。

温润时光如水而过,在期末考试中他们俩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树欲静而风不止”雪茹与天阳的事很快被同学们议论纷纷,说得极难听,同学们对雪茹产生反感,但是澜绺依然不离不弃,一路相随。坚定的告诉雪茹:“我信你。”天阳告诉雪茹:“谣言止于智者,我们是好的搭档,我相信你是个坚强的人。”虽然雪茹也疑惑为什么天阳要对自己这么好,也动了那么一点点小心思,但听了天阳的话,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虽有些淡淡惆怅,但这件事,也没再多想。

【书一世长恨歌】

暴风雨又岂是容易平息的,不久,这是就传到了刘母口中,为防夜长梦多,又为了让天阳接受更好的教育,刘母决定转学,送天阳到省里。刚听到这个消息,天阳极力反对。但母亲让他仔细想想。

寒假的第一天,同学们都走的差不多了,天阳约雪茹到学校凉亭里,雪茹斟酌了一下,便答应了。那天,素雪纷飞,大地开起了冰花,闲来无事,雪茹拿了幅十字绣绣了起来。那天下午,是天阳最后一次和雪茹谈话,天阳说:“雪茹,下学期我要去省里上了,今天我是来道别的。”听到这里,雪茹的心疼了,针扎般的疼,十字绣上一滴鲜血在流淌。天阳又说:“雪茹,你知道林徽因和徐志摩的故事吗?你知道林徽因曾给徐志摩写过一首诗吗?”雪茹早已无心再听,低诉道:“没有”又顺手扎起了十字绣,安然无事的样子。天阳失望地说道:“没有便罢?欲起身离开”雪茹挽留道:“你不打算告诉我吗?”天阳沮丧地说道:“没有意义了。”一直向前走,再没有回头。雪茹感到前所未有的落寞,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受,不过是一个普通朋友而已。第二天,天阳离开了这个城市,雪茹想去送天阳,却来晚了一步,只看到缓缓行驶的列车,消失在蓝天白云中。天又起雪了,山刷白了。

【微风拂过脸颊,终无悔】

光阴流转,那个寒假,雪茹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为什么?是天下了雪,还是心受了伤?不知。

时光辗转,中考近在咫尺,在中国这个以成绩衡量人生的国家,学生们要一直奔跑,容不得一丝揣息。有一种艰苦,是赤日炎炎下的汗流浃背,是下课铃响睡死课桌的精疲力竭;是一考定命运的亚历山大。雪茹一直很努力,她想天阳一定会更努力的,为自己,为家人,她不能失败。终于,中招考试结束了,雪茹和澜绺分别以620分和605分的成绩考了好高中。所有的努力没有白费。

或许她不知道这半年来有个人一直在关注她。当她考上高中,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时代,她与天阳再无联系。一分之差,足以决定命运,雪茹和澜绺也只好分道扬镳。一念之间,雪茹和天阳再次错过。

中考完毕正值人间七月天,雪茹乘着火车回家,一路上,回想了许多,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忘不掉,猜不透。微风透过窗子,轻拂脸颊,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好一个明媚的七月天。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时光如微风般拂过脸颊,却拂不去一颗年轻的心。九年时光弹指间,她凭借高学历、优经验成为一家大型公司的总经理。他也一定不亚于这个职位。“秋风起,想起;雪飘时,念你。我终于读懂了你”,在夜深人静时,雪茹说道。

高三那年,雪茹接到了澜绺的书信,打开,里面是一幅画,“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的江南山水。雪茹哽咽道:“这是……这是……当初送给哥哥的那幅。”里面还有几行字:“雪儿,当初过家家的人,记得我吗?当日你在推敲题,我无意进去,那仅仅是巧合吗?我送给你的每一首诗,都是关于江南山水的,你可留意到?那日告别,为何我失望而归,你真的一点都不明白吗?时至今日,你还要问林徽因的那首诗吗?雪儿,祝你一切安好。哥哥天阳字。”读至这里,雪茹,再无勇气回想点点滴滴,我以为我们只是朋友,原来那只是我以为。失声痛哭。那是高一那年天阳托澜绺寄给雪茹的,因种种原因,高三那年才寄到,迟来的爱,是或不是?

【再见时,风起云涌】

“听人说,咱们公司的对头公司总经理要订婚了!那排场大着呢!”公司的人在窃窃私语道。不一会儿,董事长命雪茹代表该公司,像对头公司致贺。雪茹便去了。

又是一季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雪茹步入礼堂,那一幕……

雪茹:“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天阳:“对不起,雪茹,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雪茹:“我用七年时间,读懂了那句‘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四月天。’可等待我的只是暴风雨。她有什么好?”

天阳:“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子。但我们不能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雪茹:“你要继续回去完成订婚吗?”

天阳:“她为我付出了很多,我不能伤害她。”

雪茹:“我只说遇见,唯美了时光,温润了岁月。当清风拂过脸庞,我就该知道属于我的清风已消耗殆尽。1、2、3我们一起回头,不留遗憾好吗?”

天阳:“给我一次拥抱你的理由。”将雪茹紧紧搂在了怀里。

他走了,她欲哭无泪,多大的勇气,能做到如此。雪茹大叫“天阳,你本来就是要给雪茹阳光的,只是没有你的世界,何来阳光?”那夜,雪很大很大,据说造成了雪灾,坍塌了房屋。

【素雪纷飞里的四月天】

第二天,天晴了。当第一抹阳光撒入房间,映衬着青苔点点,她明白了,无论世界如何荒芜,还要一抹绿色在招摇,生活依旧美好。

多年后,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行走在雪地来,素雪纷飞里吟着:“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四月天。”是她或不是他,是他或不是她?

不重要,重要的是生命中,总有这样那样的人使你泪流满面,总有这样那样的人,从来不需要想起,却永远不会忘记。相遇,是一树花开,唯美了时光,温润了岁月,无论经历过多少秋风寒冬,见证多少沧海桑田,忆起,是爱;敞开,是暖。学生时代的倾城往事是历尽沧桑后全部的信念,是光阴辗转后不变的永恒

山青青,水青青,鸟儿鸣叫一声声。

树青青,草青青,山花多多笑盈盈。

苗青青,天晴晴,春风春雨绿蒙蒙。

呀,又一个山清水秀,姹紫嫣红的四月天,我们踏青去……

文/雪影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