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文章>爱情文章>《爱的哀叹》唐婉篇 作者:慧

《爱的哀叹》唐婉篇 作者:慧

凊雪短文学 41 0 2014-02-08 15:49:53

昨夜伤心倚栏杆,雨落惊心,花落残伤。春时已觉秋窗秋不尽,哪堪春雨助凄凉。叹一声花易落,叹一声泪痕残,再叹一声今非昨。这满杯愁绪,把酒更无味。饮不尽那绵绵别哭离愁啊!

春依旧是掩面映桃花,只不过春花秋月太匆匆,只不过物是人非罢了。你怎就忘了执子之手,抚我之眸?

难道人生百年,百年人生我追寻的就是你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落寞与惆怅?亦或是我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的伪装坚强?

当日,云淡风轻可我却听到了每一缕阳光哭泣的声音。那一刻,读不懂你眼眸中的有多少悲和喜,你或举手仰望,或凝眸沉思。我早已心乱如麻。终于,你说:“婉儿,我累了”。我巧笑如昔,心却瞬间凋零,随着流浪的风从此漂泊,偶尔,偶尔遇到一只仓皇南飞的雁。

累世情深,还有谁依在等?

我饮尽孤独,望断浮华,倔强的将杯中的苦涩一饮而尽,却依然不等低头,用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微笑。可谁又能体会在每个万籁俱寂的漫漫长夜,我对酒饮残雪的疼痛。每一杯酒中都有那张让我魂牵梦绕的脸,每一滴泪都像睡着的水,安静而寂寞,都像冰冻的火焰,沉默而忧郁。

你不会知道,那天华丽转身的背后,我付诸的是怎样刻骨铭心的狼狈,怎样刻骨铭心的痛;也不会知道,转身那一霎我泪水决堤,湿了青衫也湿了坎坷红尘路;更不会知道我是踩着我碎了一地的梦逃离……

几年离索,再次相遇已相顾无言,唯有累千行。如只如初见,我们谁也不会不会在谁的华丽年华里许下承诺。

忆往昔已不堪回首。一段情,几处闲愁……

纵然我是天涯倦客,山中归路已断,燕子楼已空。红尘滚滚中谁可听到红颜凄凉幽怨的诉说?

原来溶溶月,淡淡风,吹落的是我们的曾今。

  • 谁是谁的错过,谁是谁的遗憾?

    又是一个通宵未眠,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好想沉沉睡去。忽然QQ里一个久未亮起的头像不停闪烁,水蓝色眼泪,一个曾经左右我心情的名字。一个我曾自认为熟悉其实却陌生的女子。曾经,她带着水蓝色的忧伤,静静地走进我的世界里,用如火一样的温暖溶化了我心中那

  • 如花美眷,相识如故

    那日,我踩着老旧的鼓楼楼梯,循着僧人虔诚的鼓音,拾级而上。在推门而入的瞬间,我看到于罅隙间生出的你。我曾想,触动我心的绝不是你的青色,亦不是你的暖意。只是我本该在那时动了心。而我遇见了你,于是,许你一生不离,一世不弃。我祈愿做一位鲜衣怒马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