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文章>爱情文章>《那一年,我们很年少》

《那一年,我们很年少》

冷月葬花魂短文学 53 0 2014-02-08 12:11:53

成长的印记,被篆刻在我们的心里,也许用一生一世也无法将它淡去,那一年,我们都还年少,心中都有那么些小小的秘密,可总是逃不过现实的双眼,有些梦就像一粒尘埃消失在风里。

———题记

经历不过是成长不可缺乏的苦难,哭泣,和欢快的笑声依然在梦中回荡,一丝丝青涩的感情,那时候的我们有着酸楚的执着,那一年,我们很年少,却永远在心里镌刻下一段情谊,铭记在心里,梦里,也许用其一生也无法淡忘,只是那一年分手的夏季,就像枝头那颗没有成熟的果实,酸酸的,而如今回忆时,却带着酸涩的甜蜜。

成长的印记,被篆刻在我们的心里,也许用一生一世也无法将它淡去,就好像在冬泳,鼓足勇气在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回忆时,身体依然还会感觉寒冷,刺激,有带着极限的成就感。那一年的我们依然如此,疯狂,刺激,快乐,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校园的每个角落。

风霜利剑般的经历,如今已成最美好的回忆,那一年我们年少,不懂装懂的在朦胧中成长,有着二货般的快乐。总有那么段又一段的故事无法从记忆中抹去,有欢快的笑声,有张扬的呐喊,有感动的泪水,也有分手的感伤,但是我们总是好不吝啬的将青春挥霍。现在回想那是多奢侈。

那时候我们没形象的快乐着,那一年,我们年少情书收了不知有多少,也不知道有多少被撕碎散落在风中,有那么一次,心张扬的狂跳我明白那是恋爱的味道,那一次,就像校园里的杏树上的果实青涩,酸楚,没有成熟就早已脱落。那一年,我很年少,初夏的雨季淋湿了我的双眼,雨水,泪水,阳光,彩虹就是我青春的见证,枯草轻扬,青春易过,年少的你我走遍春冬与秋下。

那一年我们喜欢跑到校园后的小树林看书,书本里夹着他给的情书,比不知不觉的脸红,莫名其妙的心跳,大大的英语课本中卷着小说书本好奇的看完一页又一页,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一个人面对天空发呆,就这样天真,就这样好奇,幻想暂居着大脑多部分的空间,那时候现实离我们很远。

有那么一个熟悉的名字被心里念了千百回,在日记中却总被自己独创的文字代替,那时候总是小心翼翼,有时候在不喜欢的课堂上偷偷的在橡皮擦上刻下喜欢的人的名字,却又害怕被别人看到,又用小刀消掉,那时候的我们傻得没有道理,傻得不可理喻,但是我们快乐着。

那一年的夏天,我们很年少,但那一年的夏天,是我们分手的季节,带着夏天一样的灼热,有带着雨水的冰冷,有着没有成熟的果实的酸涩,那一年的雨季,我们带着含苞绽放的芬芳,在那个季节我们都长大了很多,那是涩涩的成长,第一次学会面对人生道路的选择。

那一年我们都没有说分手,现实就是最远的距离,好像要到无法跨越的鸿沟,虽然我们的心依旧,可是事实切早已物是人非,那份青涩而酸楚却深深残留在心里,那份执着却犹如彼岸的守候,就算海枯石烂那份爱也不会退化颜色,只是我们长大了,没有当年的勇气,没有那种勇气面对,他被我们胆怯的遗留在红尘中的某个角落,也许被风吹散的天涯海角落。

那一年的我们是可爱的,可笑的,张扬又疯狂的,但是我们出来不后悔我们疯狂的挥霍,因为我们总会成长,就算不挥霍,我们依然会老去,至少现在我们可以用有那一年的回忆。

文:冷月葬花魂314569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