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文章>爱情文章>滴墨成伤、夜已泛凉

滴墨成伤、夜已泛凉

莯小染短文学 45 0 2014-02-06 10:43:28

多久了,没有像现在这样,享一份月下寒光豪情在手,暖酒下肚,书一纸忧伤。

今夜,你衣袂翩翩;今夜,你载歌载舞;今夜,你曼姿妖娆,抵得过城外千军万马的叫嚣。

只是这暗夜终是来临了。在这皎皎明月下,注定是一场血海漫漫。而我,也终于看清这淫笑背后的可怕的暗箭。

月光扫过你微蹙的眉,那纯净的脸颊,倾城容颜,我早已醉了。

若这次取得敌寇首级,我要同你共摘星辰、山间漫步,我们相偎相伴,共享这园明大好河山。

你说,这可好?

我拔出覆腰长剑,酒溅长鞘,踏出这九尊连帐。

我回身,又忘了你最后一眼。

你依旧长发飘飘,衣袂翩翩。

战鼓齐鸣,剑阁峥嵘,浩荡之势,岂容忽哉?

清风微雨,不急不慢。朗月皎皎,我心蒙迷。

一只暗箭不知何时悄悄满上弦。在这轻许之中,冲向我身后的帷帐。不!我顾不得思索,飞过手中的长剑,只是背后却结结实实被刺的发凉。

好在,你安然无恙。

我在你的惊恐与不舍中,于以往众多士兵的仰慕下,倒地。

你回身,手握那屏长剑,眼角一行清泪滑落脸颊,滴在娇弱的肩上。

滴得我的心,都碎了。

眼前一阵晕眩。再次睁开,你已倒在了血泊中……

不!

我还未与你花间漫步,还未在你长发及腰,娶你入堂,还未与你执手相待,静看岁月安好。

若可以回头,我宁可不取这江山半稔。

而我,再也不能同你吮几许浓墨,书一卷长情。

踏马归去不返,紫陌暮尘看风沙点点。

又是一曲经年,谁写锦卷墨色又染。

白纱若雪舒卷,饮一杯芳华依旧不减。

弹指一挥之间,琴声起,静待明年。

  • 谁是谁的错过,谁是谁的遗憾?

    又是一个通宵未眠,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好想沉沉睡去。忽然QQ里一个久未亮起的头像不停闪烁,水蓝色眼泪,一个曾经左右我心情的名字。一个我曾自认为熟悉其实却陌生的女子。曾经,她带着水蓝色的忧伤,静静地走进我的世界里,用如火一样的温暖溶化了我心中那

  • 如花美眷,相识如故

    那日,我踩着老旧的鼓楼楼梯,循着僧人虔诚的鼓音,拾级而上。在推门而入的瞬间,我看到于罅隙间生出的你。我曾想,触动我心的绝不是你的青色,亦不是你的暖意。只是我本该在那时动了心。而我遇见了你,于是,许你一生不离,一世不弃。我祈愿做一位鲜衣怒马拍

标签:最后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