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文章>爱情文章>情人节,我把自己扔进风里

情人节,我把自己扔进风里

海化短文学 49 0 2014-02-07 10:44:07

文/海化

今夜,情人节前夕,窗前,灯下,我读着席慕蓉的诗。

“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读她的诗,总能让我觉出爱情的一丝美好。

爱情是什么?

爱情是一首浪漫的诗。有时候她“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有时候她“生于夏花之绚烂,死于秋叶之静美”;有时候她“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有时候她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是清新而绚丽的,她是热情而含蓄的,她也是相思而甜蜜的。

爱情是一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天使。她把酸甜苦辣撒播给恋爱中的人儿品尝,自己却独往天堂。品尝了爱情滋味的人儿最终会明白,有爱的地方才是天堂。

爱情本身是美好的,也是浪漫的。可是如此美好浪漫的爱情与我却是无缘的。告别一段爱情,爱情的天使挥动着受伤的羽翼,它不会再眷顾那因爱而破碎的脆弱的心。

我是一棵树,我是一棵开了花的树。这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刻。明天,情人节,我将要把自己扔进风里。温柔的风张开宽阔的翅膀,它承载着一颗表层似乎光滑内则伤痕累累的荒凉而悲凄却又不肯屈服的心。任凭风带我去向何方。我定会在那里,不悲不喜。

风穿越时空的隧道,带我来到江南塞北。

江南,一个梦一样的地方。烟花三月的扬州,美如天堂的西湖,悠悠烟水的乌镇……杏花春雨,小桥流水人家,古色古韵的青石街,还有那撑着油纸伞结着愁怨的丁香女。所有的这些构成了一幅恬静空灵的水墨画。曾游于画中,闻“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的温柔细语;赏“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绚丽色彩;感受“一树花开燕呢喃,一路马蹄引花蝶”的浪漫。

塞北,一个有梦的地方。如果说江南是一幅富有浪漫主义的水墨画,那塞北就是一幅极具现实主义的油画。它色彩浓烈、壮丽豪放,“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它广袤无垠、无遮无拦,“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它高远辽阔、牛羊成群,“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它气势宏阔、雄奇瑰丽,“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有梦的地方,追梦少年策马扬鞭,纵横天涯。

可是,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读不懂塞北的荒野。

生于江南的我无缘来自塞北的你。

曾今的邂逅是一场烟花般的烂漫。那是站在高山的顶峰品诗论词,吟诗作赋;那是迎着海风敛袖研磨,舞文弄墨;那是坐在西子湖畔闲敲棋子,月下抚琴……闪烁着爱的光芒的烟花,顷刻的绽放,仿佛拥有了全世界的瞩目,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属于他们。如今,一切的一切,如同烟花散尽了流年,划过不留痕迹,夜空因为烟花的碎而流泪。

聆听着梁心颐的《小树》,昏黄的灯光模糊了我的双眼,写下一首小诗:

期待着、幸福着

从种下到开花

花下,一张张青春的脸庞

抒写着浪漫的诗行/

彷徨着、悲凄着

从花开到花落

远处,一个个孤零的背影

低吟着伤感的离歌/

从花落到花开

从悲凄到期待

百转千回

终抵不过

岁月的轮回/

感叹青春年华,青春就是一首离歌,青春不被等待。忆往昔,如玫瑰香甜的回忆早已幻灭为灰烬从指尖划过,在青春的站点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踏着印记,成长着,成熟着。玫瑰错过了花期,爱情错过了永恒。有些错过并非有意错过,有些爱情并非不想爱了,而是不能再继续爱。

我是一棵树,我是一棵开了花的树。情人节,我把自己扔进风里。凭仗西风,吹干泪眼,风干一段四年的记忆。

QQ:872690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