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抒情散文>现代描述外婆的抒情散文

现代描述外婆的抒情散文

完美神域美文阅读网 69 0 2017-04-24 16:25:59

爱,是人间最美好的感情,我就是在爱的怀抱中长大的。妈妈常常给我爱,爸爸常常给我爱,老师常常给我爱……但是在这无数的爱中,令我最感动,最记忆犹新的则是外婆给我的爱。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现代描述外婆的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我的外婆

我的外婆也算是“名人”,当然,这个名气只局限在锡东地区某两个镇的范围内。她是医生,可是很多人却称她“陈先生”,为此我特地问过妈妈,为什么外婆明明是女性,人家却称呼她“先生”?妈妈说了,原来外婆很早的时候先做过一段时间的老师,那时对老师的称呼都是“先生”我似懂非懂,后来看到一部电视剧,里面称一位有学问的女士为先生,以示尊敬。于是心中大喜,原来外婆是让人尊敬的。抒情散文 77WenZhang.Com

外婆出生于二十年代,那一代人经历着最动乱的时期,不知道是外婆天生胆小,还是因为那个特殊时期所造成,因为胆小,外婆做过一些后来在下一代眼中挺惋惜的事情。

放弃上京的机会

外婆兄弟姐妹有四个,她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大姐,当年是革命中坚力量,曾参加过红军长征,坚持了了下来,留在了北京,新中国成立后曾想着把姐妹都接到北京去,但是生性胆小的外婆拒绝动荡的生活,依赖熟悉的环境,所以选择留在了老家。一直到今天,她几乎没出过什么远门。除了年轻的时候还能出诊,在我记忆中她自己似乎没有上城逛过,一直局限在村,镇那弹丸之地,也算是一件可悲的事情了。

珍贵东西付之东流

文化大革命时期,抄家对象除了“地富反坏右”,还有所谓“资本家”、文化界名人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双双当过老师的外公外婆的家也位列其中,因为怕被戴红袖套的抄出这些东西而被批斗,外婆背着外公,把他生平所收藏的民国时期的邮票,以及祖上传下来的一些金银首饰,统统扔掉了,即便如此,外公还是不能幸免被批斗。

外婆的胆小还体现一件事上。那时外公刚刚过世,虽然他们很早就分居,外公住我家,外婆住舅舅家,我家和舅舅毗邻而居,外婆的房间和外公的房间隔着两堵墙呢,但是外婆居然说她不敢一个人睡。于是让我们几个小孩轮流陪睡,不过因为两个表妹太娇贵,以及婆媳关系等诸多因素,我这个外孙女成了长陪,也因此在弥留之际外婆只记得我的名字。

外婆是一个好人

很多人这么说,她心肠非常好,有时遇到家境贫寒的病人,她能不收就不收,能少收就少收医费。很多乡邻经常习惯性问外婆讨药,外婆也经常会满足他们。对于那些在路上遇到,在大人教导下甜甜喊她一声“阿婆好”的孩子,无论是还抱在怀里还是学前,或者小学,她一概会去小店买零食回礼。遇到春节,她甚至还派送红包。没人知道她这些年在这项开支中总共掏了多少钱,只是作为孙辈的我们,似乎没享受过这么好的待遇,这是我一直没想明白的事情,“肥水只流外人田?”

在我的印象里,她总是怕欠人家人情。这算不算一种表现?其实,她很多时候是糊涂的。有一次她托邻居去镇上买一些东西,结果支付了将近双倍的钱,就因为她不肯等一下,让我舅舅处理完事情再去,事后我们也没办法说什么,那个邻居是有名的葛朗台,还算是本家呢,自然不能去追回多付的钱。只是周边的邻居都知道,给我外婆做些小事情总能得到回报,这些回报往往超出所做事情的多倍。也正因为如此,会有很一些人趁机来奉承些什么。

外婆是一个顽固的人

她特别迷信报纸。报上说什么东西有毒,不能吃,她大脑立刻接收到位,报纸上说什么食物对某内脏不好,她又立刻执行,任谁劝说都没用。年复一年,到最后,可怜的外婆什么都不能吃、不敢吃。她的食物我发誓谁都烧不来,因为荤菜不能放酒放姜,素菜要如煮骨头一样煮上半个多小时,无奈之下我们只能让她自己管自己吃。矛盾的是她思想顽固但某时耳根却又软,比如有人说什么东西好,建议她买一个,她还真的会去买。

有一次,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推销玫琳凯的女人找到了我家,拼命游说我参加,我拒绝了,又建议我买产品,我仍然拒绝,之后她走了,不知道怎么就找到了我外婆那,我去的时候,听见外婆正有打算买她一套价值800多的美白产品时,差点发火赶人,要知道外婆那时已经七十多岁了,你要一个老人买年轻人用的产品?这不是奸商吗?不过说真的,外婆肤色一直都是很白的,即使现在老了,还是比较白,只是皱纹多了,也有老人斑。

外婆不怎么会整理家务,以及不太会下厨。这在她那个年代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这违背了“贤惠”的品德,不过鉴于外婆事业上有所成就,就算做是弥补吧。根据妈妈说,她都没吃上过几顿外婆烧的饭菜。即便是吃上了,也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菜,而且口味不是很好吃。我记得外婆就给我炒过一个蛋炒饭,其他还真没见过什么菜。只可惜依然不能用事业女性来形容外婆,跟她的弟弟比起来,外婆的“名气”就不能称之为名气了。当年外婆的弟弟跟着大姐去了北京,最后也从医,虽算是医世家,但是如果没有后来去系统的读大学,那无论怎么都还是个土郎中。所以从这点来说,外婆没把握机会,否则现在的百度上保证也有她的专门词条,中央四台的《中华医药》也会循环播放她的诊疗案例,而现在却只能是我在意淫了。

外婆还有些职业病,一句话要反复关照别人很多次,最后就变成了习惯,越老重复的次数越多,几乎没人受得了。外婆似乎没什么兴趣爱好,吃过的东西也是少之又少,因为忌口太多。去的地方也很少,几乎足不出户,着实有些可惜。

现在,外婆离开我们六年多了,不知道天堂之中住的可好?我突然想起今天是12月26日,这个日子似乎和外婆有点关系呢,外婆的农历生日是12月26日。

想你!

时光,请许外婆慢些老去

透过时间的纱幔,许多记忆都已化为缥缈淡影,但外婆留给我的记忆依然是那么深刻,那么清晰,那些与外婆共度时的时光流沙,如今都被我小心地收藏进了生命的锦囊。光影交错中,我始终能看见外婆的身影和笑容一路摇曳在柔媚的春风里。

昨夜,雨下了整整一夜,早上起来,楼前的树叶散落了一地,心莫名地有点伤感,遥望北空,我不禁又思念起我的外婆来。那一刻,我的灵魂踩着一帘清风,沿着记忆的小径寻觅而去……

在村里,外婆的口碑极好。她的脾气也特别好,很少唠叨,记忆里,我从未见过她跟任何人拌过嘴,红过脸,就算我小时候和妹妹,还有表兄妹几个小屁孩淘气闹事,外婆也总是只轻轻地说几句就算了事。在外婆身上,我感受到了一个东方女性应具备的美好品德,她,温柔、善良、勤劳、博爱。她是那么的和蔼,那么的慈祥,我相信,无论谁见到她,一定都会愿意亲近她。

后来,我到了上学的年龄,不得已回上海跟爸妈一起生活,但只要一放暑寒假,我都会跟爸妈嚷嚷着要去外婆身边。每次外婆来上海后要回家时,我都是一再挽留,总是希望外婆能多住一天也好,每每临别时,我总是含泪相送,而外婆也是一步三回头。

我的外婆有一双灵巧的双手,地里所有的农活,家里的繁杂事都难不倒她。去年我去外婆家,在橱柜里翻找东西,无意间找到妈妈小时候背过的花布书包,和我小时候戴过的粉色蝴蝶结,当时,我心里好一阵窃喜。我想,我翻找到的不仅仅是一份回忆,还有岁月尘烟里的一抹暖念。

穿过记忆的长空,我依稀还能看见,曾经的田野间,老屋里,灶台前后,外婆穿梭忙碌的身影。我印象最深刻的画面便是,外婆在地里干活,我在她旁边开心地挖蚯蚓、扑蝴蝶、抓蚂蚱、吹芦笛……外婆在堂前用搓衣板洗衣服,我在她身边蹦跳着吹弄肥皂泡……外婆在油灯下纳鞋底,我在她膝边欢笑着骑摇木马……

对于外婆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感觉甚至已经超越对于我爸妈的感情。我知道,所有与外婆在一起的日子,都化作了此生年华里的最美烟火,化成了此生红尘里的厚重华章。

凌乱的心情拉长了牵挂的斜影,时光碎影灼疼了谁的双眸?如今,外婆已进入耄耋之年,当我再去外婆家,帮外婆梳理头发时,看着外婆的丝丝白发,真的是心疼万分;当我帮外婆修剪指甲时,摸着那厚厚的灰指甲,泪止不住地暗涌。现在,无论何时,只要我在南方打开思念,想到外婆的视力日渐模糊,总有一缕情结会扯痛我原本就柔软的心。

今日,一剪愁绪无法在渐远的风云中淡去。我多么希望,时光能让我外婆慢些老去!我多么希望,时光能许我外婆岁岁安康!此刻,我已深深明白,曾经和外婆在一起的岁月,都是生命中最温暖的回放,而外婆给我的爱,和她留在时光里的深情,将一直在我的心上、我的眉间。

孤独的外婆

在我小的时候,我并不喜欢外婆,因为外婆脾气古怪,人也很冷漠。外婆对我没有长辈对晚辈的那种亲昵与疼爱,也不会拉着我的手,或是摸着我的脸,把我搂在怀里关心地问这问那。

所以,外婆所住的地方离我家尽管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我也不去她家玩。在我看来,在外婆家好像坐牢一般的难受,因为外婆喜欢安静,看不惯我和她的邻居家的孩子追逐打闹,在她的眼里,好孩子就应该是安安静静,斯斯文文的。可是,孩子的天性就是顽皮,虽然我不会恶作剧,但也不会安分守己的乖乖地坐着,由此,我便遭来外婆的训斥。

外婆不但训斥我,还责怪母亲没有好好管教我,还命令母亲把我赶快带回家去。

于是,我就讨厌外婆,更是不愿意去她家了。只有在年初二的中午去给外婆外公拜年时,我才被迫跟着母亲去外婆家,不过,吃过午饭后,我就快速的离开她家。要是在路上和外婆相遇,无论她怎么喊我,我都不予理睬,然后跑开。

慢慢的,我和外婆的感情变得很淡很淡,关系也越来越疏远了。

直到我长大后,经历了许多的人和事,品尝了人世间的悲喜苦痛后,我才渐渐明白,外婆的脾气古怪和冷漠,是因为她内心的孤独所致。

外婆总共生养了五个孩子,大舅在六岁时就夭折了,剩下母亲和两个姨,还有一个小舅。后来,母亲和二姨、小舅相继结婚,随后都离开了外婆,只有小姨陪伴外婆。外公虽然天天回家来,但是外公几十年来都不和外婆住一起,常年在村里看守大队部的商店,每天只回家吃三顿饭。外公年轻时喜欢沾花惹草,让外婆很伤心和气愤。开始,外婆天天与外公吵,天长日久,外婆也厌倦了,就任由外公在外放荡不羁。因此,外婆和外公之间不仅没有什么夫妻的恩爱,连话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谁也没有想到,小姨却在出嫁之前,突然得了急病去世了,这对外婆来说,简直是晴天里的一个霹雳,把外婆打懵了。白天,外婆对着小姨的照片以泪洗面;晚上,外婆无法入睡,只好坐在床头,一个劲的吸着旱烟。母亲说,外婆就是在思念小姨的苦痛的日子里,学会吸旱烟的。

体会到外婆内心的苦痛和寂寞后,我理解了外婆的古怪脾气,更深深地体会到她的孤独,于是,每个周末,我都会带着儿子去外婆家看望她。

那时的外婆也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见到我和儿子来看她,满是皱纹和风霜的脸,瞬间绽放成一朵菊花,每一道皱褶里,都充盈着快乐和喜悦。外婆高兴的像个孩子,拉着我们进屋,问这问那。然后,与我对面坐着,和我不紧不慢地拉着家常,儿子则在一旁独自玩耍。屋外,阳光溢满庭院,柔柔的,软软的,让人感到宁静与舒适。

那个时候,外婆总爱唠叨着古老的往事,或是母亲和小姨小舅儿时的趣事。人上了年纪,记忆力就会下降,一件往事总会重复七、八遍,外婆也是如此,有些往事我都听她唠叨过很多次了,可当她再次说起时,还是那样的兴奋,还是那样的兴致勃勃。我也不厌烦,微笑着装作很好奇的样子去聆听。我觉得,只要让外婆开心,多听几次又如何?或许我的倾听很投入很专注,外婆说的就更来劲了,说到动情之处,还咧着没有牙的嘴笑起来。

当我带着儿子离开时,外婆把我们父子送到门口,我拉着儿子走出很远,回头看时,外婆还伫立在门口向我们招手。

我们陪伴外婆的时间毕竟有限,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要挣钱养家和照顾孩子,大多数的日子里,都是外婆孤独一人生活,特别是外公去世后,外婆就显得更加孤寂和落寞了。外公在世时,虽然他们的感情不是太好,但是还有个人或多或少能和外婆说说话。

外公的离去,外婆变得更是少言寡语了,每天都把自己泡在地里,那几分庄稼根本不需要怎样的去打理,可外婆除了吃饭睡觉和风雨雪天,所有的时光都是在地里度过的。很多次,我去外婆家看望她,每次都是锁着门,不用多想,只要去外婆的地里去找,就能远远地看见外婆独自一个坐在地头间吸着旱烟,她那落寞的背影,常常使我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我挤时间包一些包子送给外婆,到了下次我再去送包子时,我送的包子都长了霉斑。我说,外婆,你怎么都不吃啊?外婆说,我哪能让你浪费钱呢。这怎么是浪费啊?只是几个包子而已。我劝说外婆,可是外婆就是不听,其实我知道,外婆是心疼我。

外婆虽然离我家很近,却没有来我家住过一晚。母亲多次让外婆来我家小住一些日子,说我家人多热闹。可清静了一辈子的外婆怎么也不来,任由我们怎样的劝说,外婆还是不来我家住,即使外婆来我家,最多坐上一个多小时就急着回家。我们说,你回家又没有其他事情,多坐一会吧,外婆却不愿意多停留一分钟,急匆匆的就走了。

有一次,外婆来我家看我们,还给我们带来她种的葱和蒜。但是外婆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从她家到我家才几分钟的路程,外婆却在路上独自一个人拖着装着葱蒜的蛇皮袋转了两个小时,外婆迷路了记不清我家的方向。幸好我们同村的一个邻居看见了,她认识我外婆,才把她带到我家的。看着有些疲惫的外婆,母亲哭了,我们也是鼻子发酸。我们知道,外婆想我们了。

我很想多抽点时间去陪伴外婆,无奈被生活的琐事牵绊着,当我和妻子最后去见外婆的时候,她老人家已是病入膏肓,瘦得皮包骨头。外婆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睛紧闭着,微微张着嘴,气若游丝,一把稀疏的白发散在脑后,我轻轻的呼喊着她,外婆却毫无反应。父亲和母亲、二姨与二姨夫、小舅和小舅妈,还有我的弟弟与弟媳们都守在她的身边。

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母亲对我们说,你们回家吧,孩子都在家里,明天还要早起做生意呢。我们不愿意离开,想陪着外婆,我们知道,和外婆的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母亲还是催促我们回家,她说,有父亲和二姨二姨夫还有小舅他们。我们只好含着眼泪,离开了外婆家。

这一去,成了我们和外婆的诀别。

如今,外婆去世十几年了,每当看见身边的老人,我的眼前总会浮现外婆的音容笑貌,可惜时光不能倒流,我再也没有机会和外婆亲切的聊天了,不过,我想外婆在天堂不再孤独了,因为有外公,大舅和小姨陪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