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抒情散文>关于父亲的散文

关于父亲的散文

超神猎人美文阅读网 49 0 2017-04-25 08:45:35

父亲给了我一种启示,给了我教训,给了我一种暂时无法理解却收益终身的爱。而这种爱是父亲一生的付出。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父亲的散文,供大家欣赏。

父亲的手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有篇课文叫《陈秉正的手》,里面有句话对我印象非常深刻:“手掌好像四方的,指头粗而短,而且每个指头都伸不直,里外都是茧皮,好像用树枝做成的小耙子。”当时,老师把这篇课文讲得异常生动,对陈秉正的手极度赞赏,从而在我的头脑中形成一个定义,只有勤劳,坚持长期劳作的人,才会有陈秉正这样一双长满老茧的手。在我们广大的农村中像陈秉正老人的手有不计其数,我的父亲不就是其中之一吗?抒情散文 m.77Wenzhang.com

父亲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他有一双粗糙的双手,他用这双大手养育了我们姐弟三个。父亲的这双手经历了岁月的沧桑,他用这双手握过枪,养过猪,种过田,捕过鱼,人到老年,这双手布满老茧与汗水的手却留下了残疾。

记得,两年前一个快放寒假的日子里,弟媳中午就打电话给我,说今天父亲从厂里回家,叫我们一起回家吃晚饭。那天下午弟弟先去学校接凯凯,然后顺路再到学校来接我。来回辗转到家已有五点钟了。

那天,天阴沉沉的,凛冽的寒风掠过层层山峦,跨过冰冷的湖面,刀子般刮在脸上。走进院子,父亲正在忙碌着用电锯锯柴禾,我先喊了声,“阿爸。”凯歌也喊了声“爷爷。”父亲“哦”了一下继续锯。母亲在厨房忙着把饭菜端到桌子上,一边把头伸出窗子叫父亲停活。父亲应到:“马上好,”我帮母亲准备筷子,等父亲忙完手里的活一起吃晚饭。

十分钟过去了,父亲还是没有停下他手里的那点剩活。母亲心急了,叫我再去喊。

“阿爸,吃饭了,看不见了,明天再锯也不迟。”

父亲应了声“好。”可是就在父亲要去关掉电源的霎那间,不该发生事还是发生了,“啊!”我听出是父亲的声音。马上反应过来,不好,阿爸的手……

母亲正准备盛饭,听见声音忙丢下手里的锅盖往院子里跑。

“怎么了!”

我跑在母亲的前面,见父亲正用他的右手握着他的左手,鲜血汩汩地从手指缝里流出来。妈妈见了直跺脚,大声埋怨着:“叫你别干了,就是不听话!”我打断了母亲的话,叫她快去找一块干净的毛巾来。血不停地流着,我忙用自己的手朝父亲的伤口上捂了上去。母亲拿来了毛巾,我轻轻地把父亲的右手移开,我差点晕了过去,在父亲拇指的虎口处已断开了好大的一个口子,拇指晃悠悠,只剩下一层皮了,我不敢朝那看,把头扭到一边,赶紧用毛巾包好。

母亲神色紧张问:“怎么样?”

我知道父亲伤得非常严重,如果实说,母亲会受不住的,我不能让她担心。想到这,就撒了个谎,说:“姆妈,阿爸没大事,不过马上要送手外科医院。

“弟弟,快去开车!马上去医院。”母亲也想和我们一起去,我安慰了一下,叫她在家等消息,并说我和弟弟去就可以了。

一路上我一边叮嘱弟弟车开慢点,同时又联系好姐姐叫她先去医院挂号。父亲坐在我的左边,我抬起自己的右手轻轻握住爸爸那受伤的左手,我想这样可以减少点父亲的痛苦。

到医院快七点了,只有一个值班医生,姐姐和弟弟去挂急诊,我陪父亲在观察室等值班医生来清理伤口,此时父亲的手是哆嗦的,他一定很疼很疼,脸色也变得煞白了。此时的我是一百个后悔,后悔今天不回娘家吃晚饭多好,我知道父亲是因为看到外甥,心里一高兴,就分心了,锯到了手……

时间在分分秒秒地过去,对于我来说,多一秒时间父亲的血就多流一滴,我如坐针毡,心无法平静,叫姐姐去催医生。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值班医生来了,是个三十多岁的医生,他揭开了父亲手上那块被鲜血染红的毛巾,汩汩的鲜血立刻又顺着'父亲的手臂往下流,我的心痛了起来,仿佛有一把钢刀扎在我的心坎上,眼泪再也无法控制……

医生先给父亲清洗了一下伤口再用纱布包好,说:“先去拍个X光片。”什么拍片子,怎么不早说呢?拍个片子又要半个小时,这手术得什么时候做啊!我快崩溃了,现在唯一的奢求就是想尽快把父亲送进手术室。

姐姐看出了我的情绪,对我使了个眼色。拍完片子我们又来到观察室量了血压,护士说:“血压偏高”随后给父亲打了一针。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我托着父亲的左手,心都碎了。白色的纱布已被鲜血染红,姐姐怕血不敢看,和弟弟在过道里等医生,我的眼睛不停地盯着医生的办公室……看着墙上的钟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心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我不停的祷告着上帝,求上帝能减轻爸爸的痛苦……门“嘎”的一下终于被全推开了,进来个护士拿了套衣服叫我们给父亲换上,说“马上手术。”

总算轮到了,我松了口气,搀着父亲把他送到了手术室门口。当我的手从父亲的手里松开时,我才发现,我的手已经足足握了父亲四个小时,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握得父亲最久的一次手,而且还沾满了父亲的鲜血。

手术的时间很长,四个小时过去了,父亲终于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他的左手被纱布完全包住了,一直到手臂处,医生告诉我们伤得很厉害,筋都断了。那一晚我和赶来医院的母亲都没合眼,一直守着父亲。那一晚,我想到了很多,想到了在一次出湖捕鱼的时候,我们的小船翻了,是父亲用这双有力的大手揭开了盖在我们头上小船,我和弟弟得救了……我看着父亲缠满纱布的手,难受极了,父亲太辛苦了!现在这只布满老茧的手遭受了这样痛苦的折磨,叫做儿女的情何以堪啊!……

两年过去了,父亲这只受伤的手也失去了灵活性,时不时的就会有麻麻的阵痛的感觉。去年暑假我带父亲去桂林玩,在火车上看见父亲时不时地用他的右手去揉他的左手,一阵心酸,眼泪不住地流了出来。父亲睡在下铺,当那只受伤的手伸出来时,我就轻轻地用被子盖好,唯恐他的手受凉。车窗外一片黑暗,我的心此起此伏…..

现在,每次回家我都会偷偷看一眼父亲那双布满老茧的,带着伤残的手……总会有一阵酸酸的,隐隐的痛在心里升腾,升腾……

父亲的凳子

今年父亲节当天,我们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很多作者发来的有关回忆父亲、感恩父爱的稿件,因时间受限,我们就没有及时刊发。但我们想,感恩父亲不仅限于一年一度的父亲节,我们理应在人生里的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都去感恩着如山的父爱、如花的母爱,去时刻铭记着父母给予我们的拳拳之心。基于此,《同步悦读》从今天起,将根据各地来稿情况,不定期刊发感怀父母亲情的文章,让我们常念父母亲情,常怀感恩之心。

——编者

父亲已经瘫痪五六年了,一天到晚坐在一个铁质椅子里张望门口的“风景”。每次看到他跌入谷底的眼神,我的感觉犹如万箭穿心。现在,对于父亲来说所有的节日只是一个名词,一个令他更加沉默的陷阱。

父亲年轻时是一名赤脚医生,记忆中的他经常半夜被人家喊起来出诊。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村村通水泥路,父亲的双脚就是连接病痛与健康的有线网。父亲擅长儿科疾病,所以远近几十里甚至百余里地慕名前来就医的人很多。有的因为家远又没钱坐车,地走或拉架车带孩子过来,因为耽搁时间久了,到我家时孩子可能已经高烧难退了。每次遇到这种情况,父亲总是一边抓紧诊断医治,一边劝说家长赶紧送到大医院救治。有些家长听劝,父亲总是陪着他们把孩子送到大医院,并向医生说明病情及用药情况。有时甚至还帮忙垫付住院费,把病人安排好再回家。有些家长坚信父亲能够治好他的孩子,所以执意让父亲诊治。每每如此,父亲总是时刻坐在孩子床前,细心观察孩子的病情。若有不明白的就查医疗典籍或骑车去毛集医院与有经验的医生共同商榷医治方法,若有其他病人必须出诊,父亲总是匆匆来去,丝毫不敢懈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父亲的病人愈来愈多,行医的路程愈来愈远,名气也愈来愈大。

文革末期,父亲被抓进“黑屋子”。虽然时间不长,但我却感觉没有父亲的日子黑漆漆的。爷爷一天到晚长吁短叹,憔悴不堪!奶奶和母亲整天以泪洗面……好在也就几天时间,父亲出来时我们全家坐在堂屋吃了一顿团圆饭(以前我们农村吃饭的形式比较灵活,不是过年过节的话,一般都端着碗谁吃谁的,或坐或站或串门都是常态)。那顿饭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劫后重生,从此,我深深领悟到“团圆”“幸福”的深刻内涵!

后来,父亲拾起做木匠活的手艺,先是做自家的大板凳,小板凳,大桌子,小桌子……后来爷爷把老宅子上的几棵大椿树砍了做衣柜,碗橱,条几(条形恭桌子)等,左邻右舍看到后也纷纷效仿,弄来木头让父亲帮忙做家具。后来发展到帮人家投房料,盖房子。那时候没有收费一说,有的人为了表示感谢就送点自家特产——桃子、柿子、糯米、糯米面等。

再后来,农村开始通电,父亲是我们村第一个电工。一开始拉电时,父亲从早到晚地忙活,拉到谁家就在谁家吃饭。父亲是个紧活的人,经常是半夜还在“挑灯夜战”(用马灯或手电筒照亮),直到完成任务为止。既然当了电工,就要负责收电费。在我的印象里,父亲的电费不是收来的,而是每家每户送来的。每个月收电费那几天,我家总是很热闹。大家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其乐融融。

因为与父老乡亲们接触的机会多,父亲又是个热心肠,所以东家娶媳妇,西家嫁闺女,南家生孩子,北家丧老人,父亲总是帮忙最积极的那个。当支客,写帖子,剪双喜,扎花圈……只要有个样,父亲看看就会了就能做。从没抱怨过累,从没讲究过吃喝,所以,父亲是我们大队首屈一指的能人,好人,受人尊重欢迎!

政策好了以后,日子也越过越好。众乡亲一致认为父亲应该“重操旧业”——开一个私人诊所,继续救死扶伤。父亲在看病之余仍然帮乡里乡亲做家具,修家具,换电线,投房料……

那时,我们家是“人事场”,每天都有不同需求的亲戚朋友邻居登门“议事”。所以,我家的凳子很多。每个凳子的每个榫眼都是父亲用凿子一点点凿,用斧头一点点楔出来的。有的是午后另类休息的作品,有的是傍晚闲聊的作品,有的是灯下加班的作品。一个个,黄漆的颜色鲜艳,墨漆的有点仿古……无论高矮大小,无论哪个时段,这些凳子都是父亲生活的烙印,是父亲对那段岁月的热爱!

现在,有的凳子依然坚固稳当毫不褪色,而父亲却坐在那把掉漆的铁质椅子上逐渐褪色……

不孤独的父亲

我的思念时常被一股股强劲的力量牵扯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那地方据说很美,金碧辉煌没有纷争只有爱的地方,那是父亲已经居住了15年的地方——天堂!多少年来,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个天使,能有双翅膀去父亲那里看一看……

我一直固执的认为,父亲不应该拥有孤独,父亲活着的时候最大的财富就是他心里满载无尽的爱,父亲最成功的作为就是他慷慨地把他的爱都挥洒在他的岁月里……

其实关于父爱有太多雄伟和崇高精神的诠释和比喻,可是在我的心里父亲的爱却更像是细雨润无声……

父亲慈祥,温和,充满爱心,朴实……直到现在知道父亲的人都会竖起拇指说"你父亲是个很难得的好人……"

母亲时常给我们讲父亲的故事。母亲说:在我们小时候,大冬天零下30几度,父亲戴着棉帽出门,回来时耳朵冻得肿起很高,母亲问父亲"你的棉帽呢?"父亲说在路上看到一位老人冻得可怜就把棉帽给老人戴了……

父亲在15岁的时候帮一个老大叔抬石头,抬举的重量超越了父亲年少体能的极限,之后父亲的脊梁处长出一个包块,从那以后父亲落下了永久的腰痛病……

1990年初的一天,父亲腰疼的厉害,去医院看病,在去的路上看到路边很多人围观,跑去一看,有一个人旧病发作,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父亲顾不上自己的腰痛急忙背起病人,边走边拦车边说:“救人要紧……”把病人送到医院,忙完那个病人的事,医院也下班了,父亲没有看成病,没有留下姓名悄悄地回家了……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有很多耍杂技的乞讨者,表演杂技的基本都是瘦弱的小孩,那些小孩表演的都是扭胳膊,扭腿,甚至扭头的表演,非常残忍,我都不敢抬眼看他们……当时家里也很清贫,父亲把十几个小孩都带到家里,给他们做平时自己都不舍得吃的饭菜,他们走时还给他们带了很多吃的以及家里仅有不多的钱,让他们路上用,还把家里也不多的面粉给他们装了半袋,还劝说我们收养2个最小的孩子,说他们太可怜了……

父亲学习能力很强,会很多手艺,而且都比较精通,是一个乐于奉献的人。90年代初父亲开了个修表铺,很多人慕名来找父亲修表,按常理来说家里应该富裕才是,可是父亲经常看到可怜的,家庭条件差的都从不收钱……类似这样的事,父亲有很多……父亲用他质朴的言行影响着我们;父亲用他的无私和大爱温暖着我们;父亲用他的博大和浑厚引导着我们!从小到大父亲从没有告诉我们做人的道理,却让我们深刻地学会怎么样做人做事。

父亲在生活中也以身作则,处处注意以爱的心态对待家人及他人,对待生活,对待周围的一切。我从来都认为,父亲是我们的典范,久而久之,爱心也在我们儿女的身上扎了根。

在父亲的那个年代,他们一代人并没有受过太多的教育,但他们的精神世界是那样纯粹和高尚,他们说不来冠冕堂皇的话,却做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好事。

父亲,您不会孤独!女儿常常在梦里与您相见,感谢您给予了我们最贵重的精神财富,我为有您而骄傲!每每提起您,我都会很自豪地告诉大家:我有一个好父亲。您是我们的榜样,您是我们的骄傲……我们也一定堂堂正正做人,做一个有爱的人,将爱延续,成为您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