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抒情散文>一个人的旅行

一个人的旅行

sunfangyuan美文阅读网 213 0 2017-04-29 13:13:28
一个人的旅行

?中专毕业的那年我16岁,被学校“分配”到上海工作,当然我并不是孤身一人,随我一同到上海的还有班里的30几位同学。那是一个电子厂,当时的某个电子厂事件传的沸沸扬扬,我们心里必不可少的出现了一丝波澜,对自己未来的一段时间充满了悲观。

?这些同学里面有我关系很好的几位:“三十”他叫赵磊,因为磊字是三个石头,朋友们都叫他三十。还有一位叫郭兴,我们都叫他“星星”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偷偷想如果把星星换成猩猩也挺有意思的。不过星星很瘦比猴子还瘦。让我没有想得的是我们班花也听了学校的安排来了上海,其实我们有不少同学都是想来这里看一看,就当做未来和别人提起的人生历练,理所当然的我也把我们的班花划分到我们这群人当中,班花叫沈倩,那时的我们都看过张国荣拍的倩女幽魂,于是大家都是很亲切叫做她小倩,我想这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是不是也会有这么一个年龄相仿叫做采臣的男生,只不过两人现在还没有相遇。

?同学们大部分被分到了第一线上艰苦奋斗,三十和星星也是如此,幸运的是我被挑到了管理处,不知道这是不是傻人有傻福,不过当时的我心里提不起一丝的欢喜,因为我和三十、星星分开了,以后我在工作的时候全都不认识连个说话的都没有那是有多无趣。

?我和三十、星星宿舍不在一起,上班时间也不一致,再见面时是几天后的休息日,我们三人相聚厂区外的小餐馆,问老板随便了几个炒菜,要了几瓶酒,一杯酒还没下肚,两人就这我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他们的工作身体有多累,心灵受了多大的折磨,于是我不要脸的向他们两人显摆自己在工作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悠闲,几瓶酒喝下去,我们聊了很多,各自在家中的事,曾经在学校的事,还有我们关于未来的事!不经意中星星聊到了班花说班花和他两一样都在第一线上经受磨难,我说真是不知道她为什么来这里,她家里不是帮她安排好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么?这时三十已经有些醉了,自己低着头嘴里不时蹦出几句我和星星听不清楚的话来,我说算了不想了,今天的脑细胞已经用光了,再想点事情就该透支了。我和星星把瓶中剩下的酒喝完的时候,三十已经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我喊来老板结完账,和星星一人一边把三十架到了他的宿舍后也各自回去了。临走的时候我对星星说道:就此别过,我的朋友。星星笑着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今天喝的不少了,你就别恶心我了。我和星星各自大笑着向自己的宿舍方向走去。

<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uib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散文随笔</a>,未来的,那时的我们,沸沸扬扬,一句话,宁采臣

?第二天我不知道沈倩在哪里听来的消息,沈倩来找我,手里拿着热腾腾的包子和豆浆对我说听说你们昨天去喝酒是么?我说是啊怎么了,知道我昨天喝酒了,今天拿着早点来慰问我是么,哈哈。沈倩听了把早点递给我说这是给赵磊买的,然后又觉得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这是给赵磊的,你帮我给他,一定让他吃了,这样对胃好一点,下次我也帮你买。我像发现新大陆似得对着沈倩左瞧瞧右看看对班花说什么情况啊,你两人怎么回事。沈倩听了头也不回的飞快的跑开了。我自己也向三十宿舍的方向走去,到了楼下后喊三十下了,我把早点递给他说诺班花给你买的,三十抓抓脑袋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说别看我哥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你说班花是不是喜欢你啊!三十听了说怎么会呢。不过让我和星星没想到的是,5天后的又一个休息日,三十领着班花来了我们第一次相聚的小餐馆向我两人隆重介绍到,我女朋友沈倩,说完一脸严肃的表情。这让我心里突然有种错觉,三十就是那个小倩一直没有相遇的采臣么!三十再一次的喝醉了,趴在小餐馆的桌子上,沈倩靠在三十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微笑漏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让我想到了一个成语,叫做笑靥如花!

?时间过得总是飞快,在你不经意间悄悄溜走。初始一起来的同学都走了,只剩下了我、三十、星星和班花。两个月后星星和三十也走了,星星回到了山东,三十走后我和他再没有联系,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们联系不到他,他也没有和我们联系过。三十临走的时候他对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转头走了,走向我们不知道他目的地是哪里的动车。

?三十以前总是对我说他是个不安定的人,他说一定要去一次草原,去一次北海,去一次香格里拉。他说这些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无比耀眼,就像是冬夜里的启明星。

未来的,那时的我们,沸沸扬扬,一句话,宁采臣

?三十临走的那一天沈倩给我了一封信让我帮她交给三十,我接过信封对她点点头说好,沈倩默不作声的转过身走了,我拿起信封看了一眼上面写到: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子,因为只有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最寂寞。我不知道沈倩在信里写了些什么,也许现在和以后这个世界上只有沈倩和三十知道,也许三十根本就没拆开过那个信封!

?三十走后的第二天沈倩也走了她回了老家,现在我知道当初沈倩来上海是因为三十吧。

?或许三十不是聂小倩生命中的那个宁采臣。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句话:我知道我喜欢你,但我不知道自己将来在哪里,因为我知道无论哪里你都不会带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