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抒情散文>与母亲在一起的日子

与母亲在一起的日子

小小的叶美文网 96 0 2017-04-23 11:33:18
与母亲在一起的日子

住在老家的母亲生病了,一向声音洪亮的母亲咳嗽得嗓子像有个气管子在打气,呼哧、呼哧地,听得人心里难受。

那天回去看母亲,母亲住在县城医院,一进病房就看到母亲正挂着吊针,吸着氧气,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着实吓了一跳。再细看,发现母亲除了嗓子发出呼哧、呼哧的响声外,情绪还不错。二姐说,这两天母亲好多了,除了痰不好咳出来外,其他症状都轻多了。

夜里在医院照顾母亲,帮母亲洗了头发,把她收拾得干净利落,这时再看母亲,一点也没有病态的样子。我与母亲天南地北地聊天,听母亲讲年轻时的故事,与母亲玩自拍,我们母女俩真是其乐融融。也许是治疗的及时,也许是我的精神疗法得当,第二天母亲就不用再吸氧了,还吃了我做的汤面。

小城的冬季很冷,母亲的老屋也很冷。怕刚出院的母亲受冻,就先接母亲到我家住几天。母亲来时拄着拐棍,摇摇晃晃的,我笑母亲像一百岁的老人。母亲说,她还想活到一百岁呢。母亲在我家住了几天,二姐怕我上班,母亲没人照顾就接到她婆婆家。虽然是去母亲的亲家家里,母亲还是很拘束的,临走前,她一个劲叨叨着,她不想去麻烦人家,她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但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就安慰她,你去住几天,等你外孙女放寒假了就把你接回来,让她照顾你。再说,你去我姐婆婆家也挺好的,当亲家几十年了都没在一块好好说说话,这次权当两亲家聚聚。

二姐的婆婆刘姨曾经是我的小学老师,是一个善良又热心的人。曾经因为我女儿上学路远,我们还在刘姨家吃过一段时间的饭。刘姨手巧心细对我们无微不至地关心,让我一直很感动。这次她又主动承担起帮我们照顾母亲的事,我更是打心眼里过意不去。

第一次去刘姨家看母亲,母亲正与刘姨和王叔还有二姐打麻将。这时的母亲完全没有生病的样子了,她脸色红润,笑眯眯地坐在桌前。看着母亲认真打麻将的样子,我都惊讶了,这那是我认识的母亲呀,她原来连麻将都不认识一张的人,现在手气还那么好,一会暗杠、一会炸弹的都让我对她刮目相看了。我坐在母亲身边帮着她盯牌,笑着夸刘姨教导有方,连八十多的老太太都教会打麻将了,看来还是老师厉害。

女儿放假了,原计划她是要参加大学生寒假政府机关见习的活动,可女儿说,还是照顾外婆重要。

到刘姨家接母亲,我捧了一把花送给刘姨,感谢她对我母亲的照顾,让鲜花带给她春天的气息。母亲走时,刘姨和王叔都很不舍,说叨着他们相处的快乐。人年纪大了,总是会念旧。

夜里给母亲剪头发,洗澡,母亲像孩子似的静静地由着我给她洗来洗去。让我想起曾经的夏天,我还很小,母亲就是这样把我放在澡盆里在阳光很亮的院中为我洗澡,那时的母亲忙碌却年轻,可现在的母亲走路像没有根似的摇摇晃晃让人操心。

<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uib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散文随笔</a>,放假了,照顾好自己,其乐融融,照顾自己,一点一点

其实,每年母亲都会在我家来住几天,可那次都没这次让我担心,总是要跟在母亲后面像看护小孩一样看着她。我这样的举动也传染给女儿,在我上班时,她也如我一样操心着外婆,与外婆聊天,还让外婆坐在电脑前与她一起和远方的同学聊天。母亲耳朵有点背了,真不知她们能说点什么,可女儿发到我微信上的照片,却让我看到母亲正笑得开心。我很感激女儿能帮我尽一份孝心,让母亲享受到天伦之乐。

生病后,虽然母亲身体恢复得不错,可她悄多走一会就会气喘吁吁,但母亲在家依然闲不住,她帮我整理床铺,收拾茶几,喜欢做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我是尽量不让母亲去做,可看到母亲因为把床铺铺平展而高兴地笑,我就由着她去,也许她觉得能帮我干些活,心情会更快乐一些。

天天晚上的《都市碎戏》是母亲喜欢看的节目,一到这个点,女儿就帮她把节目调出来,然后一老一少坐在沙发里,边看边评论。以前女儿是从不看这档节目的,为了外婆,她就陪着看,因为她说,只有自己看了剧情才能与外婆一起讨论,要不,她与外婆就没有说话的共同话题了。

母亲年轻时因为忙碌,她从不注重自己的容貌,那时母亲没有任何化妆品,直到后来我给她买了大宝,她就喜欢上了大宝,每天洗脸时,母亲就站在镜前,一遍又一遍洗得很认真,洗完后,她用手一点一点地把大宝抹在脸上,那种认真样子就像小时候母亲给我脸上抹上红灯牌杏仁蜜一样,抹了鼻子、抹脸蛋,然后我就香喷喷地与院中小朋友一起比美。

母亲生活很节俭,她反应最快的事是,我天亮着就开灯了,我放水太大了,我把能吃的剩饭倒了。她认为可以节约的地方,我都没有节约,于是她会快速关灯、关水、会问我,你冰箱不能放剩饭吗?这让我汗颜也内疚,母亲一个人在老家,她总是到天黑透了才开灯,可母亲的眼睛白内障,也不知母亲怎么看清东西,母亲说,熟门熟路的,不开灯也能看得着,总是把剩饭热了吃,每次把我她冰箱里的饭倒掉,母亲就会不停地自言自语说我不爱惜粮食,不知道节约过日子。

放假了,照顾好自己,其乐融融,照顾自己,一点一点

我与母亲各自习惯着自己的生活方式,我由着她去节约,母亲对我说多了,她也由着我去浪费,时间长了,她实在看不惯我,顶多就会骂我一句,这猴娃,不会过日子。我也笑着说她,我早这样过,我家老鼠都穿缎子了。于是我们母俩女就相互大笑起来。

也许是人年纪大了就返老还童了。母亲越来越有一颗童心了。她好奇我家里一切她没见过的东西,她铺床时,会对着床上的玩具说东道西,跑到书房对着一书架的书说,看这多书,眼睛咋受得了。外孙女学习时,她会跑过去说,不敢再学了,看到娃累的,就连我在网上买了货需要退换时,母亲都会凑到跟前说,她知道怎么退,然后翻开我给婆婆买的衣服说,看你给她买的多好,那次你婆婆到医院看我时,她穿的那件棉衣与我的一样。这时我的母亲就像孩子只怕别人的东西比她的好。

母亲年轻时睡觉,那呼噜声可大了,可年纪大了的母亲却睡觉平稳了许多,她静静地睡在我的身边,是那样的平静、安稳,只是夜里起夜的次数多了一些罢了。

一年之中陪母亲的日子并不多,如果不是这次母亲生病,我还真没有机会能这样细心来照顾母亲,母亲总是那样好强,她一直守在老家的老屋中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让我觉得母亲一直都很健康。可这次母亲生病后,我才真真地觉得母亲老了,她真得不能再好好地照顾自己了。

我很心疼母亲的老去,更珍惜这些个与母亲相处的日子,我会尽心尽力地照顾着母亲,因为母亲真得老

了,老得像个孩子似的再也离不开儿女们的照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