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抒情散文>有关糖果的抒情散文佳作

有关糖果的抒情散文佳作

神魔开天美文网 185 0 2017-04-28 09:20:03

在亚洲文化广义上,巧克力及口香糖很多时亦会视为糖果的一种。在欧美国家,糖果是仅指指使用白砂糖或麦芽糖下去制作的产品。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糖果的抒情散文佳作,供大家欣赏。

童年的糖果

岁月匆匆,光阴似箭,弹指一挥间,老夫半百有余了。人老了总爱怀旧!在我的童年时代经常会做一些馋嘴的美梦。有时梦到早点铺子里一根金灿灿的油条,有时梦到生病时床上一只香喷喷的苹果,有时梦到生日时锅中一个滚烫的煮鸡蛋。但糖果的诱惑一定会首当其冲,是最让我无法抵御的。没了这小小的糖果,童年的趣味多少会打些折扣。抒情散文 m.77WenZhang.com

我虽出生在上海,但作为一个生长在江南的孩童,或多或少都会贪恋糖果那醇美的滋味,不论是软软的麦芽糖、韧韧的牛皮糖、松松的酥心糖、绵绵的棉花糖、还是脆脆的冻米糖、亮亮的水果糖...它们或坚硬或柔软,或微酸或清甜,或平凡或奇异,搁进嘴中,或在牙下爽快咀嚼,或在舌上细腻舔卷,都可见浓烈口感滚滚而来,满心的陶醉之下,愉乐自知。糖性热烈,嚼愈久,愈觉滋味绵长!这是极奇妙的体验,至今想起还回味无穷口有余香。

在物质十分匮乏、经济捉襟见肘的六七十年代里,有糖果吃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我的家中有不少上海、杭州等大城市里的亲戚,还有我远在千里之外军工厂工作的父亲,他们每次回乡探亲走亲,总能带来一两包奶糖,母亲把它们管得牢牢的,她怕被我们姐妹三个一下子暴吃而尽,就把整包的糖果锁在箱柜里,每天顶多分我们两三粒吃。

放学回家后,接过母亲递过来的那粒奶糖,小心地将糖纸拧开,把圆柱型的糖块放在手中端详许久,再轻轻地放到唇边,伸出舌头把薄如蝉翼的糯米纸舔到融化干净,才会把整个糖块搁到嘴里,用舌头卷着在口腔里来回推动几下,温润而又绵长的奶香便伴着丝丝的甜味从舌尖向着全身蔓延开来。糖在嘴自然而化,直至化到小半块时,才敢用牙咬下去,如若一入嘴就咬,那就有一种暴殄天物般的自责。吃一颗糖的过程越长,口中留下的余味越久。

老底子的百官,在乡下卖的糖果是没有多少花哨的包装和繁多的品种。一律是纸衣包裹,形态非方即圆。过年的时候是糖果消费的旺季,只有这个时候,孩子的唇舌之间总是沾着甜味的。家家户户在准备些瓜子花生的同时,都不忘准备些便宜糖果,极其大方地摆于桌上,任人自取。各家的糖果差不多,要是谁家拥有从外地大城市带来的用玻璃纸包装的夹心糖或水果软糖,那就成为这家孩子大作炫耀的资本了。

那些与众不同的糖果被美美地吃完后,五彩缤纷的糖纸是不肯随便抛弃的,必定要用湿布小心地擦拭干净,在书本里压上一段时间,等平展服贴后才一张张地捡出来,拿到学校里去同学面前显摆和吹嘘:看看,这个是上海糖,这个是杭州糖。其他小孩子不服气,也纷纷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珍藏,一时间我们百官立新小学的教室成了斗糖纸的赛场。

我以前老觉得吃糖果是小孩子的专利,现在想想,大人们未必不喜欢吃糖果,他们一边不舍得自己吃,一边还把这糖果当成一种征服孩子的手段。第一,还原童趣。孩子放学回来,吃上一块甜糖,身上开心的细胞被深深地激活,说说笑笑地跟大人亲热起来。第二,激励童心。每每孩子做了一件家长赞许的好事,或者又考了个好成绩,大人便痛快地赐予饴糖,让孩子在喜上眉梢中激发更多的上进心,从而精神抖擞地去做好下一桩事情。第三,显摆体面。只要家中有小朋友到来,大人们便一改常态地吩咐:快快快,把你的那些糖果拿出来让客人吃。这个时候我心中虽有不舍,但在小朋友惊喜地分享你美食的情形中,心中也感觉到了与大人们一样的至尊体面。

真的,在那个年代能吃到糖果和给人分发糖果都是一件极为快乐的事情,糖果让孩子变得乖巧而克制,也让孩子看到最初的人情与世故。

中国人的思维习惯中,讲究圆满、讲究分享。圆满之际便是与人分享快乐之时,这小小的糖果因带着甜蜜温馨的寓意而变成了人际交往中极好的用品。人生中一旦有了什么喜事大事,糖果便扮演了无可替代的联谊角色。我真的十分怀念由糖果回忆串连的年代!

在岁月的变迁中,我们渐渐地长大,又娶妻生子。父辈的苦涩换来了我们眼下的甜蜜。当留恋爱人的时候,我会赠之以代表爱慕的精美巧克力;当牵挂老人的时候,我会带来异乡的椰糖、麻糖;当疼爱孩子的时候,我会将最炫最美的棒棒糖放在他的手中。同事好友们也将他们的结婚、生子、乔迁、做寿的喜庆之糖一包包地分赠给我。

林林总总的糖果,千姿百态,奇巧纷呈,却依然只代表一种恒久不改的情愫,它甜滋滋地在我们心间幸福流敞着……

糖果

我喜欢糖果的味道,甜甜的,香香的,还有它的颜色很好看,很可爱,每当我吃上一块,那是一种回忆校园的味道。好想自己拥有一个魔法宝盒,带我穿越时空又回到青涩的校园时代,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的青春,是多么的天真,有很多次,我在梦里又从回课堂,又见到会让我心动的他,他还是那样的帅气,还是那样的阳光,还是会让我着迷,他穿着那件白色的休闲衣服,看着是那样的干练,他,我,手牵着手,漫步。可从甜美的梦中醒来只是一场梦而已。我真想让它继续。

我的同学他们还好吗,是否开心的时刻总会很少呢,烦心事总会很多呢,是否也会有疲惫的时候呢,是否也经常会想起我们那段做学生时,那单纯快乐呢,过去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的,只有回忆才会留在我们的心里成为暂时的永恒,我会不由自主的找寻那些泛黄的老照片,笑容的我们永远是那么的年轻。

一首校园歌曲,仿佛自己顷刻间似乎又穿上了还是那套深蓝的校服,很喜欢看着路过的孩子们背著书包放学回家,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很是开心,多么可爱的一群孩子啊,我们也有过像他们的童真。

还记得我们那时放学回家的情景吗,学校离我们住的小区不是很远,夏天,我们背着沉重的书包,会买些凉皮,边走边吃,边聊。春天,我们会沉寂在美的海洋,拔上一片片叶子,看谁吹得响亮更清脆。到了秋天,我们边走边捡枯黄的树叶,拔叶根,看谁的最棒,最结实。冬天,我们边走边打雪仗,快乐至极。

我们经常会扎堆谈论着我们喜欢的男生,是那样的兴奋,滔滔不绝,脸上还会挂着害羞的表情,是那样的甜蜜,我们每次考完试那种心情释放的感觉,很轻松,我们会毫不犹豫的把书包丢到一边,去玩耍了。我们每到放暑假,还记得吗,我们会约到一起去游泳,我们会以为我们是在海洋的怀抱,我们给对方泼水,好是开心,我们是水中的鱼儿。寒假,我们会堆雪人,制雪球,我们是冬天里的精灵。还记得吗,我们经常会在校园里玩砸沙包,跳皮筋吗,我们就是灿烂的天使。

我们一起上体育课,跑步,接力棒,跨马,仰卧起做,我们是那么的活力无限,我们一起拔河比赛,无不显露出我们的团结精神,我们一起在课堂上朗读课文,一起晚自习。我们会为解一道数学难题而庆幸欢呼,我们会为每次的考试而紧张不已,又会为自己的高分而高兴雀跃。操场是我们的活动场所,留下了浪漫的足迹。教室,是我们的学习场所,让我们懂得了很多丰富的知识,让我们可以在社会立足,留下了勤奋的回音。现在,教室还是老样子,那么的明亮,与庄严,黑板上还是会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几个醒目的红色大字,只不过,不知道坐在教室里的学生已经是第几批的了。

我们一起去了溜冰广场,手牵着手,听着动感的旋律,让我们像是一个个百灵鸟,那是我们最后的相聚了。

我从此爱上了范玮琪的那些花儿这首歌。

糖果香

丫头自出差的姑姑家回来,带回了桂林特产的糖果,包装很简单,却色泽诱人,香气扑鼻。放一块在口中,一直甜到了神经末梢。这让我想起了童年

儿时爱糖果。总会在小小的零钱节余之下,去商店买几颗。当然不是明目张胆,因为许多小伙伴嫉妒的脸,让我羞于自己的馋相。于是总在夜色之中,飞一般跑到小商店,做贼一样递上几分钱,再遮遮掩掩地溜回家。偶而会遇上熟人,心便兔子一样跳着,故意大声说着某个文具的名字,忍痛递上钱,把那个并不需要的东西懊恼地拿回去。

后来不知怎么就大方起来,坦然地趴在供销社的玻璃柜台上,指点江山一样指点着斑斓的糖果,用角票买来,或圆或方,或硬或软,揣在口袋里边走边嚼,一路花香鸟语。剥下的糖纸被精心地压平放在盒子里,闲时便裹上大小相似的石头两头拧好,扔在路边戏弄别人,期待一片哄笑。上当的人很多,想必是每个人心里,都有着对甜蜜的渴望。

十多岁的某个中午,上体育课的时候和一个女孩站在白杨树下聊天时,我掏出昨天买的糖果放到嘴里。女孩羡慕地看着我蠕动的嘴,说,敢情你有糖吃,你妈就是卖糖的啊!

那时我并不懂占公家便宜是什么意思,但直觉这不是件好事,于是很抓惊地跳起来,反驳说,那你爸还是银行的哪!你家钱随便花是吧?女孩仓皇地摇头,一时竟噎得说不出话来。

我忽然大喜,为自己铿锵有力的回答。于是揣了得意走回家去和父母和哥姐说起,兴奋得尾巴要翘上天的样子。但令我沮丧的是,得到的居然是不经意的一笑和不耐烦。我一时长叹,这样天才的话语,居然没人拍案惊奇,真是知音难觅啊!之后我左思右想得到了结论,他们这是嫉妒,这才安心睡去。

后来去外地求学,学校在山半坡,花枝丰茂,芳草萋萋。常常在晚饭后和室友穿过丁香花丛,沿着长长的斜坡奔下去,去路尽头的小店买花生牛乳糖和酒心巧克力。那时花香四溢,月华如水,我们慢悠悠地咬着糖回来,走走停停地说着少年心事,离家的日子便在糖果的香气中少了许多苦涩,多了融融的甜意。

那时我们总说,等有钱了,要买一大包的糖果每天吃。

但现在,却不再吃糖。怕体重增加,怕喉咙不舒服,怕肾负担过重。曾经挚爱的糖果只能随着口水融化在记忆里,在青涩岁月里悠且远地香着。

而丫头开始疯狂地吃糖,藏糖,像地下党对统治党一样和我明争暗斗,阳奉阴违。她的名言是,你不敢吃,所以你嫉妒。我气结,那玩意有什么可吃的?但这话明显底气不足,都曾年少过,糖果的香气,又有哪个能抵挡得住呢?

前几日去市里,和姐姐在糖果柜台前流连不去,看中的是牛奶花生糖。我喜欢在午后的阳光里悠闲地咀嚼它的韧和酥,那滋味雍容浓艳得像洛阳的牡丹,让感官满足到极致。还有一种芝麻糖,脆脆地,在齿间辗磨出一股芝麻香,混合在麦牙糖里,有一种小家碧玉的味道。

或许我的眼神太过渴望,姐笑,要不,咱该出手时就出手?

转眼是春节,又待一年桃符新。丫头老早就缠着我上街,眼睛瞪着街边的糖果摊,兴奋地查着种类,絮絮地说着今年要买多少种。我则郑重地告诉她,不到春节,不许吃糖。

丫头眨了眨眼睛,弯腰在糖果上嗅了嗅,忽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