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抒情散文>有关妻子的抒情散文佳作

有关妻子的抒情散文佳作

圣皇美文网 86 0 2017-04-04 09:05:34
有关妻子的<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佳作

妻子是一道风景,一年四季风情万种各不相同;妻子是一杯菊花茶,随时都能品尝出沁人心脾的幽香。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妻子的抒情散文佳作,供大家欣赏。

妻子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男人并非是家庭的脊梁,妻子才是擎起家庭的大柱。“持家”是妻子每天必修的功课,“辛劳”更是功课里的主要内容。我为自己近二十年的疏忽而深感内疚。于是,从现在起,无论工作、业余再忙,决定每周抽出时间回家陪陪妻子。抒情散文 m.77Wenzhang.com

——作者题记

妻子时常对着桑植的西北方发呆。二十岁那年,他坐着那辆老式黄色吉普车,翻过白果垭那座不算高的山,敲锣打鼓地嫁到了山的这边——我的老家。

那座山,其实不是很高,而它却挡住了妻子的视线。此时,我知道它挡不住妻子对她的家乡——谷罗山的思念,同时也挡不住对工作在外,独自漂泊的丈夫我的挂牵。

太阳即使很疲倦了也能翻越那座山回家,但妻子却不能。太阳看起来没有脚能行走,而妻子看起来有脚却不能走。

妻子有脚不能行走,是为了让我们的孩子接受城市教育,她很少回她老家看望她的家乡,探问她的父母了。每次遇到山那边来的同乡时,眼里总是放出那种很特别的光。我说不清那种眼光是亲切、期盼、还是依恋。

妻子有脚不能走,是为了支持我对事业的追求,妻子有脚不能行走,是为了对我的理想的赞助。她白天除了经营店铺外,还在店铺门前摆着从菜农手中收过来的各种蔬菜。为了供我读研,晚上坐在冰冷潮湿的地上,寻找从很远很远的山洞里运来的一种含锰很高的石块,然后用大锤砸开,再用小锤砸成小指头般的小块。

对于妻子,我一生充满愧疚。自私的我,不顾妻子的死活。我是一条吸血虫,拼命地吮吸着妻子的血液。不,是骨髓。用以作为我一篇篇文章的基础。面对一篇篇退回而消耗掉精力的文章,妻子总是一如既往地、毫无怨言地为我输送着她身上仅有的最后精血。当我的文学创作爬上一个虽不理想但足以慰藉妻子的台阶时,她已然是未老先衰,银丝挤满了她的鬓发。

“妈妈,您怎么不去染发吗?”孩子拨弄着妻子头上的白发好奇地问她。

“宝贝啊,染发得花很多钱。你还要读书,爸爸还要继续升造。再过几年,等你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妈妈再去染发不迟。”妻子温和地对孩子说。

于此时,我感觉妻子头上的那根根银丝,分明不是白发,是对我、对孩子宣泄不尽的爱,是我们父子生命里一根根不敢触动的弦,只要是谁不小心将它轻轻的一碰,哪怕是不经意的触抚,也会拨动我悲伤的神经。

回顾妻子的经历,我深深体会到,当一个女人的不容易。为了培养孩子,为了我的进修、写作,这些年来,她牺牲了不少与朋友交流的时间,花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妻子没有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和手饰。她不仅不后悔,反而逢熟人就说:“我现在满足了。因为,我用慈爱培养出了一位明年就该进重点大学的孩子,同时,我丈夫的文章现在也在杂志、报刊经常发表。现在,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妻子呀,这么多年,为了我们这个家,你老多了,你太累了,你辛苦了!等孩儿上大学后,我一定尽做丈夫的义务,好好地疼你,让你好好地休息。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一定永远爱你,一辈子疼你,让你快快乐乐渡一生!

写给我的妻子

屈指算来,我与妻子结婚已十三年了。

今晚闲着无事,便打开文档想整理一些旧作,以供上网时往坛子里灌水之用,却发现在我的存盘里,尽是一些为别人与自己所写的文字,竟然没有一点关于妻子的只言片语,我一向自诩对于文字尚有三分的功力,然而十三年了,不,再含我与妻子的两年恋爱时间,就整十五年了,我竟从来没有想过,要为这个为我奉献了青春与美丽的妻子,写下哪怕一个文字。想想自己的所为,心中不觉愧疚。

妻子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有四个兄弟,小时家境贫寒。由于条件的限制,再加上山里人一向不十分在意女孩子的教育,所以妻子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然而,大山还是赋于了妻子清秀的外表和善良的灵性。我的妻子自幼就十分的聪明能干,很小就能为父母分担家务,九岁时连舂米这样的重活她也能做了,由于体重不够,支不起沉重的舂杵,便将她时年一岁的妹妹背在身上,增加重量,硬是凭着她的顽强与坚忍完成了这一大人们也颇为头痛的事。至今,我的岳父母说起这些事,还是啧啧称奇,并且为当初没能供她上学而深感内疚。

我与妻子不同,我在家里排行最小,我的母亲对我十分疼爱。据说,我刚出生的两年,我的母亲是一直将我抱在怀中睡的,应该是小时很少落枕的缘故,母亲的宠爱为我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后脑勺,至今还成为兄弟姐妹谈笑的话柄,也为我留下了一身的骄气。我与妻子的相识始于我的嫂子,其时,她正与我哥热恋,来往走动,由于妻子与嫂子是至亲的姨侄关系,少不了我们便经常见面。妻子是一个极其善解人意的女孩。由于我的傲气,我自小就与我严厉的父亲不十分合拍,有一次与父亲口角之后,气极了的我口出恶言,而我的妻子(当时还没有成为我的妻子),则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难道你就不能体谅一下老人的心情么?是人总会老的。当场羞得我无地自容,从此对她另眼相看。

与妻子相恋的日子平凡而又滋润,我们的村子相距约八公理的路程,中间隔着两道山梁,相连接的是一条刚修不久的柏油公路,那时山里还没有电话,我想她了,便在晚饭后,壮着胆子骑着自行车,顺着公路翻过那两座偏荒的山梁,到她家去,(她十分当心我在夜间骑车的安全,每当这时,我则狡黠地盯着她,自嘲自己是“色”胆包天,为了她,就是做了“风流鬼”在所不惜;)她便出来陪我在乡间的小道上走走玩玩,,没有醉纸迷金,也没有红灯绿酒,我们披星戴月,牵手缓行,无言的山水见证,我们就这样牵手走过了两年的时光,她二十三岁那年,终于穿上了那一袭红妆,成为了我的新娘。

婚后不久,我们便开了一个小店,开始了我们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妻子是一个极善于打点生活的女人。为了还清我们结婚与开店所欠下的债务,妻子不顾有孕在身,硬是培植了几千袋的食用木耳,以增加收入来贴补家用,我至今还能记得她挺着大肚子在菇房中辛苦劳作的身影。为了让我安心的做好生意,从结婚的那天起她就包揽了所有的家务,结婚至今,我在家里甚至没有洗过一件自己的衣服,刷过一个碗筷。可以说,我至今都不会家务的原因,除了缘于母亲对我的溺爱,多半也要归“罪”于妻子的勤劳与迁就。就在我那一对双胞胎出世后,妻子的事务也日渐烦多,常常要忙碌到半夜,而她,还是在这期间接管了我的配件生意,并且在短时间内将那些偏生的汽车配件名称与价格倒背如流。今年,由于我转行其他生意,只身来到了三明,我的妻子在孩子们署假期间曾经搭乘我堂兄的车子,带着我的孩子顺路来到三明,我想她们也难得来一次,就去宾馆开了一个标准房间,让她与我的孩子权且住下,哪知,她只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死活不肯再去了,硬要我退了房间,说是不必要如此浪费,省点小钱也好,留待其他更急需的费用与投资,办事处不是有我的简易住处吗?权且将就一下,又不是招待外人,不用过于讲究的。她说着就用我带来的篷布在地板上铺好,买来一床草席,带着我的两个儿子,躺在上面不走了。我记得有一个哲人说过: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他(她)总是关心你的前途与明天。而我的妻子,她真的就是这样,用一个农村女人的勤俭与善良,为她丈夫与家庭的未来精心打算着。那个夜晚,我望着睡梦中的妻子与儿子,内心许久都无法平静下来。

<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一如既往,十五年,我们的孩子,沁人心脾

这就是我聪明贤良的妻子,她就是这样十几年如一日的任劳任怨,尽着一个妻子、母亲、与儿媳的责任,爱着她的丈夫与孩子,孝顺着她的公公与婆婆。是妻子的智慧与辛劳,给予了我巨大的帮助,使我能安心于我的生意,并且还能腾出一点的时间,来写几个文字表达我对人生、社会的思想与感悟,聊以自娱。前些日子,打点完手头的生意,失意的我便打道回府了,那天我给妻子通了电话,却不料在路上竟坏了车,结果到下半夜才到家,一路上妻子打了好几个电话,到家时,车未停稳,我家的灯便亮了,大约她就不曾睡着,一直在等着我回来。

妻子在感情的表达上一向较为含蓄。由于念书不多的缘故,她不会对我说《诗经》上的那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浪漫词句;也不喜欢说那些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虚空誓言。她就是用她那几分辛劳,几分体贴,印证着她那份无言的真爱;她就用那几分执着,几分期盼,牵挂着我的心,使我在花花世界的迷茫中还能时时惦恋着这个充满温馨的家。这样的真情,这样一份相濡以沫的真情,是世上任何浪漫与美妙的言语所无法形容和比拟的。

写完这一段文字的时候,我回头看看卧室,只见我的两个儿子,一个枕着妻子的臂膀,一个竟横着枕在我妻子的腿上,露着酒窝,酣然入睡。而妻子的手臂微微的拢着,搂着我熟睡的儿子,我能听到她们均匀有致的轻微呼吸。在这静谧的夜里,月光透过了薄纱的窗帘,照在床前。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雀斑与皱纹悄悄的爬上了妻子美丽的脸庞,(妻子一向不施粉黛,多年来一直保持着一个村姑的朴实无华与天然韵致)岁月的风霜与生活的忙碌渐渐地改变了妻子的美丽容颜,可是我觉得,那鱼尾皱纹与雀斑并不能掩饰妻子的俊美,妻子还是一如以往般美丽,一样还在用她无穷的人格魅力与款款深情,向我昭示着一个女人的千般恩爱,向我昭示着一个女人的万种风情……

感谢上苍赐给了我这样一个善良可人的妻子,使我在漠漠的红尘里,可以时时感受人间的恩爱与温暖;使我在尘世的滔天浊浪中至今还能保持着一点难得的自信与矜持……

我爱我的妻子。

与妻子结婚都十三年了,今天谨将这一段文字送给我亲爱的妻子。

妻子的故事

1980年春我与妻子第一次见面,她很有主见,能爱一个别人嫌弃的青年,让我非常感激。

我是1979年因病被一位本村姑娘抛弃的男子,哪怕对方只念了几年书,她很讲面子,爱现实,不重一年的情怀。

现任妻子比我大一个半月,由于她的姊妹多,没有读完一年的书就回家参加生产劳动。从小与姨表兄定亲,是军婚,直到男方复员,她才提出退亲。原因是男方瞧不起家里穷的女孩,想不花很多钱就确定婚期。

我开始一心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女子为伴侣,但困在农村,家境有限,结果失望了。后来改变主意,找一位真心爱我的女子为妻,只讲会过日子就行了。

妻子与我定亲以后,每月我们见面一次,感情慢慢变深。年底的元旦我们举行了婚礼。那时我们都是25岁。

<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一如既往,十五年,我们的孩子,沁人心脾

妻子一过门,生产队选她当了妇女队长。我在小学当民办教师。与父母、弟弟一个锅里吃饭。一年后分了家,单立炉灶,便于调动人人的劳动积极性。1981年春节,妻子陪着我上集销售春联、门画。平时学习做花圈,卖点钱过小日子。

手中有钱,我与妻子每两周进城看一次电影,票价0,15元,还是连放两部影片。可是,遇到一个女士,我上前讲讲话,妻子回家是挺不高兴的。生怕我去爱上了别的姑娘,我们之间常常为此事小吵小闹。

妻子爱劳动,爱干净,支持我学习,支持我从事教育工作。由于妻子有一种妇科病,吃了几副中药,才怀上孩子。1984年春我们才当上爸爸、妈妈。

头胎、二胎都是女孩,妻子不高兴,心里就想生一个儿子,面子好看些。可是1986年底我考转为公办教师,不能生第三胎。妻子通情达理,与村妇女主任去过两次医院,结果不能引产。第三次是我带着她去妇幼医院的,先办了引产免费手续。但她上手术台后,本人休克了。医生不愿做手术,只好告诉我:“你把妻子带回家吧!她的身体很虚弱,不能做引产手术。”

1987年底,妻子生下了一个男孩,按说该大喜。但在我的家庭是一件高兴不起来的事。我没有请假,天天在初中上课,一个月后单位的同事才知道我的妻子解怀了。

之后的20年,我们夫妻相依为命,含辛茹苦,省吃俭用,抚养3个孩子慢慢长大,慢慢读完书。我一边教书,一边帮妻子种3亩责任田,还要喂鸡喂猪,种菜。那种辛酸苦辣味确实让我们尝够了。

我们到了50岁后,大女儿参加了工作,几年帮家里妹妹、弟弟读书。53岁后,3个孩子都参加了工作。家里收入好起来,夫妻关系融洽起来,再看不见妻子唠叨的神态。

一对患难夫妻,恩爱了30年,抚养了3个娇惯不起来的孩子,做丈夫的坚守三尺讲台38年,赢得了许多学生的尊敬。妻子满意了,从不觉得我不会赚钱,倒觉得跟了一位先生还是有福气的。

妻子虽不识字,不会看书写文章,但爱做事,会过日子。她去年给人家当了一年的家庭保姆,受到对方好评。2008——2009年,她给大女儿当家庭服务员,得到了女儿、女婿的爱戴。眼下大女儿与外孙女从上海回校暂住两个月,妻子任劳任怨,从不发一句牢骚。

在我眼里,妻子是天下最好的女人。她会关心我,会疼我,会操持我的一个小家。

2007年女儿有了身孕,妻子去上海做家务半年。我一个人在家上班,自己照顾自己。每隔一天通一次电话,二人彼此思念,那段没有人作伴的日子令人难忘啊!暑假我去了上海住了半月,孩子们非常热情地款待我,妻子非常诚意地迎接我。

常有人对我说,“你的妻子很贤惠,你很享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