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抒情散文>关于毕业的精短抒情散文

关于毕业的精短抒情散文

功夫帝皇美文阅读网 1052 0 2017-04-16 08:39:31
关于毕业的精短<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

毕业了,又是另一个人生征程的开始,等待我们的将是更为广阔的一片蓝天!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毕业的精短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毕业季,想你

总觉得,因文字而相逢即为人世间最美好际遇。若人生是一场初相遇,素年锦时,你我共一场胭脂醉,不醉不休,不停不止。或许我们不必追问彼此可以陪伴走进一个怎样的未来,又会经历怎样故事情节,或许,再多的情深意重都抵不过岁月的脚步匆匆。抒情散文 m.77wenZhang.Com

又一次回首我们曾走过的路,那时的欢笑还有那时的泪水,那时的一切早就深深印刻在你我的脑海里,不曾忘却,只因记忆里有你。冥空念月,时空隧道中穿越古今谱写爱恋伴一月樱桃始葩。菁华于初,重温旧时光最美初次浅诉衷肠伴二月杏花饰靥。春以为期,南风暖窗于吱呀木椅感受岁月伴三月木笔书空。似水年华,握不住流年若水今昔追忆过往伴四月罂粟媚满。且听心语,静听心中语执笔书写最美温存伴五月锦葵开放。再见未央,离别季有爱天涯海角不算距离伴六月茉莉来宾。不知不觉间一三年的旅途已经过半,我们即将走进这个多雨时节——七月。且共从容,驻足感受生活让我们从容以待伴七月紫薇浸月。

走在自己的人生路途中,我们一路坎坷一路不平坦却也是一路欢声笑语。太多的人习惯了步履匆匆,然而或许真正懂得并且拥有生活的人会适时放满自己的脚步。人生旅途中,总有人不断地走来,有人不断地离去。当新的名字变成老的名字,当老的名字渐渐模糊,又是一个故事的结束和另一个故事的开始。身边的人只能陪着自己走过或近或远的一程,而不能伴自己一生;陪伴一生的是自己的名字和那些或清晰或模糊的名字所带来的感动。生活带给我们太多的难以言说,许多人或事我们已经选择放下,随过往一起留在了回忆里;许多是与非却还萦绕心间,不如我们也从容以待,还自己一个明晰透彻。

深知你我情意绵长,不妨将你最温润的情愫托付给这个七月待时光宛然走过这个盛夏,我们会怀念这个多雨的季节。你会发觉,总有一种雨一种回忆,在曾经的这个七月守候你。待下一个花开时节,陪君醉笑三万场,不用诉离殇。

毕业季,不舍记忆,毕业季,不舍你。

毕业了

樱花落尽,仿佛秋天已经末路,池中荷花却盛开了这夏。爱笑的你开始收拾行囊,把这离别的味道也一并打包。总想再带走些什么,想带走那带不走的一切,时间低声叹息。衣袖轻挥,提醒了你那些已经深埋在心,无需泪水来证明。

在这个季节的结尾相识,却在同样季节的开始分离。军训响亮的口号声还在耳边余音,远行的列车声就要响起。

大学生活动中心今晚又有哪个学院的比赛,而我们都早已不是主角。食堂淡淡的免费汤,多久后我们会淡却其中的味道。主楼自习室过往了几分浪漫,哪张课桌留下你的小抄。宿舍已经暗淡了好几间,我透过窗,谁一身酒气摔碎记忆。

武林的树叶琐碎月光,岁月锈蚀了双杠,刻下你的印记。球场的篮筐变得很高,漂亮的假动作,完美跳投,谁在剪接,我在画外沉默。听说生科楼旁的池塘多鱼,我用柳絮作饵,钓起泪湿的曾今。

<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毕业了,美文阅读网,感受生活,我怀念的

学校的大鼎里装载了什么,为何我看到溢出的不舍。时间执笔,写下这出别离。

课堂的点名,再也点不到我们的名,这句可能有些小伤感。可是跷课真的不再属于我们,就连课堂上看的报纸,我也在怀念那味道。

今夜,又有谁在跳慢舞,搂着回忆,寻寻觅觅转转悠悠。

散伙饭,散不尽几许愁,谁在举杯,饮下苦涩,杯落,这一篇章落幕在桌。

相逢荷期,再逢何期?那荷叶闪亮的是荷花的泪,也许是我们心里的酸楚。

月残缺了几分,星光剪碎情人坡,有个女孩在呜咽,谁在静静听,听湿了眼。紫藤花缠绕石柱,翠竹倚着石墙,桃李廊就这样被勾勒,画面暗淡,我们已褪色其中。

<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毕业了,美文阅读网,感受生活,我怀念的

青春散场,那些美好慢慢淡出,留下我们独自徘徊,细数当初。

图书馆前的展版换了新颜,我翻开一本书,再合上,忽然发现生活如是,大学已是一本看完的书,轻轻合上,仅此而已。

夜深了,黑得纯粹,我怀念的是,一起走过。

毕业那天,霪雨霏霏

四年中,只记得毕业的那天霪雨霏霏。而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在那一天里忽然变得象远方雾中连绵起伏的山峦般虚无而又缥缈。而这四年中的人呢?或是离开。或是留下。那长长的列车给空间撕开了一道或许永远不会在愈合的伤口。疼痛令时间饮泣。

寝室中的那盏灯还在霪雨中孤独的亮着。只不过照亮的只有自己。墙上那把最老式的红棉吉他,寂寞的渴望着那双残留烟味的手的抚摸,如同墙壁在渴望着吉他声或深或浅的撞击。床头上哪个曾经在懵懂中山盟海誓的一直陪伴自己胡须渐渐长出的家乡女孩的照片,已经褪色,而那个照片上女孩的胸脯还是平坦如初。四周死水般寂静。就像曾经无数个熄灯的夜晚。只不过再也没有的某个人和某个人的窃窃私语。再也没有了某个人在睡梦中轻呼某个女孩名字时轻柔的声音。只有那最后的关门声,象一辆年轻的跑车遇到障碍时紧急刹车时的刺耳。或许之后的一个月,这个房间里的寂静近乎于真空。或许之后的二个月,还会有八个孤独、浮躁却又兴奋的人来打破这种寂静。只不过他们想象不出曾经的八个前辈在这个房间的发生的故事。或许,他们根本不会去想……

终于可以大醉了。终于可以在醉后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国骂和讲那种比街边电线杆上的广告更具疗效的笑话了,然而,在端起和放下交替无数次之后,却还是清醒的。清醒的近乎于歇斯底里的哽咽和沉默。原来,酒中不知道是谁掺了36度的雨……毕业的那天,好像、应该、也必须是霪雨霏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