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抒情散文>有关冬日的写景抒情散文

有关冬日的写景抒情散文

恐惧降临美文网 147 0 2017-04-11 10:53:43
有关冬日的写景<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

冬天的阳光是微弱的,天很冷,太阳怕冷,就裹上了厚厚的棉衣,所以射出的光就显的不那么强烈了。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冬日的写景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冬日

冬日,早晨的太阳慵懒的倚着天空,展开看似温暖却略感清冷的光束,轻触着这个高楼林立的北方城市,地上行色匆匆的人们,穿行在充满寒意的楼间、路上,尽量避开突然横在眼前的阴影,追随着从建筑缝隙穿过来的那束温暖。抒情散文 m.77WenZhang.Com

天空中的宁静让鸟儿都少有破空划过,阳光虽清冷却比秋阳多了一丝妩媚,也让天际的流云更依恋了那抹幽蓝,陪着倾泄而下的晨光书写着不同于往季的似凉、似暖、似冰、似火的多样情怀。

晨光里,没有与那些行色匆匆比肩路上,还在留恋昨夜的梦境,温暖着冬日的那一缕初凉,憧憬着午后的阳光下,一本书、一盏茶的静好时光,任由时光的年轮辗过激情的岁月,徜徉在文字的世界里,缱绻在那一抹茶香里。

也许是冬日里总有让人留恋那抹温暖,总是醉心于晨光中那片宁静。而对呼啸而过的的缕缕尘烟,在眼前交织飘过的迷茫瞬间,却希望如清洌的晨风,消逝无痕,希望在暖暖的冬阳下,浸淫在岁月静好中,挥霍着冬日里慵懒的权利。

只是,我们每个人都不能搁浅在红尘之外,心的放逐亦也只是在繁华的间隙,留住片刻的宁静,放飞一下自由的心境,就如天上的纸鸢,永远摆脱不了一线的束缚,永远追不上落日霞光,却要坚持一线的平衡,努力随风,惟恐落入无形无状的漩涡,与白云错失相逢的瞬间,与霞光的距离更望尘莫及。

也许,一生的努力换来的依然是看流云西去,看霞光浅逝,只因我们偕是凡尘中的过客,放不下尘世间的纷杂,亦走不出这四季的轮回。你是精英才子也好,乡野村夫也罢,依然要在冬日里风雪兼程,在繁华中为一份坚持寻找理由,在寂寞中为一个梦想继续扬帆。

坚持与梦想的力量来自哪里,也许,就来自冬日里那抹暖阳。

当我们为坚持寻找理由,为梦想寻找捷径,阳光下发现,所有的理由都是红尘中无法割舍的,无法割舍的亦是为之付出青春,付出真情,直至付出生命的人间最平凡的生活。而所有的捷径,都隐藏在辛劳的背后,就像冬天隐在秋天离去的脚步,春天隐在冬日漫天雪花,只能回首过去却无法预支未来。

只有走过的人,才会明白平凡的生活终是毕生所求,会为袭身的压力苦恼,会为晚归而赶不上西照的日光叹息,但只要身怀一份真诚的情感,压力会如鸿毛轻轻挥之而去,黑暗中亦会有靓丽的风景线,疲惫时停歇的港湾亦是四季如春的温暖。

寒冷在外,温暖在心,只有执着于一份梦想,才不会错过人生的机遇,才不会错过在寒潮中花开的瞬间,才不会错过雪落大地的第一声回音。

所以,冬日的暖阳下,依然会放弃慵懒的权利,行在人潮如流的路上,与匆匆的脚步擦肩,与淡淡的目光相遇,坚持着一份执着、一份期盼,循着秋的轨迹,迎接冬的寒凉。

行在寒风中,有默然相望、惺惺相惜的瞬间,有似有似无的微笑送去寒凉下的一份温暖。也有对将至的季节充满着希望,希望每一处景致都会有美的瞬间,在这样的料峭风寒中,希望风雪路上会有相伴的暖,会有一抹清幽梅香消减些许严寒。

<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写景<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行色匆匆,风景线,惺惺相惜,<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网</a>

冬未至,已然感觉冬的寒冷与无情,看季风捻碎了枯黄的残叶,沉重的脚步送秋渐行渐远,冬已至,迎来第一缕蚀骨的冬寒,看风的凛冽已吹散陌上的缱绻的温暖,逆风而行,无处躲藏。

冬,慢慢走来,寒凉中抬头远望,惟有寄希望那束冬日里的暖阳,虽透着凉薄,透着萧瑟,但风雪冰封不住它的温度,它是迷失路上的一缕希望,它是晚归的路上如水月华,无论你身处何地,它永远相伴左右,为希望导航,为爱导航。

冬日,心中的那束暖阳……

冬日

冬天里的太阳是那么的喜人,走出不算窄小但觉闭闷的宾馆,一人走在人间天堂宽敞的马路上,来去穿梭的车流,一片繁忙之景。繁忙都市中的我,慵懒的游走于马路边上,敞开衣链,让冬日温暖的阳光尽情的照射在我的身上,嘴巴、鼻子缓慢的呼吸,呼吸这充满碳硫合物的都市气体。也许这好过在房间吞云吐雾、对着电脑发呆的憋屈。

慵懒的走着,没觉得距离的扩张,已经到了十分熟悉的Xiaoxihu边上。说它小,的确不大,称西湖,也不为过。我鄙见的认为西湖是一位成熟、不奢爱打扮的贵妇人,人们在她身边体会轻松、愉悦感受高贵。而小西湖则是一年方十八、羞涩懵懂的青春少女,你可以感觉腼腆害羞。她年轻,却已伴随农大数十春秋,送走一位位学子,见证一对对恋人。她羞涩,她把自己藏在都市中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我是先晓得贵妇人的韵味,后明白少女的情怀。我曾在少女面前流连,隔三岔五到她面前默默诉说。

今天原没打算到她面前走走,只计划在这相当忙碌的凯旋路上走个来回,无所谓是放松心情还是吸收毒气。马路上那扇极具诱惑的门还是吸引了我,临时改变想法,踏进门,延着幽静的小路,踏过草地来到她面前,我们早已认识,但并没有遇见故人的激动与自在。在她面前我谨慎依旧,不敢大声呼吸,生怕打扰她的安宁,今天没有游船在她怀中游动,难得有个休息的日子。

在老家的那条大河是我感情理想寄托的地方,每次回家的我都会在大桥上面或闭目养神或追忆过去或放眼未来,我的心事会告诉流动的河水,让思绪随着河水一起奔波。而在异乡的我,你成为了我感情的另一处依靠,在你面前,我在心中诉说着苦闷与欢乐,我默思、不出声音,我坚信安静的你一定能够感受到我的情伤。我为工作的不理想发愁,我为异乡的孤独身影心酸,我为逝去的时光悲叹——-你一定在是在安慰我吧,我看到冬日里的阳光照在你的脸上,带着细小的波纹,闪着金光,那是你对我的微笑吧?你是在让我放松吗?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却也理解了你的微笑,你是让我放松。我放松着,享受着你正在享受的阳光。渐渐的,我在长椅上眯着了。在那个简短的闭目休息中,你在我面前现身了,你端庄优雅、清新单纯、秀而不眉、水灵秀气,还有的形容词我想不出来,你是我为生计奔波,为前途奋斗,为理想而亡过程中最好的女孩,我惊讶,你向我招手,我刚想打招呼,你就在我面前消失掉了。一阵凉风袭来,睡梦中醒来,太阳已西方将落,做着准备地往地平线下面钻了,我知道是你在告诉我天色已晚该回到那憋屈的宾馆房间了。我伸伸腰,活动活动筋骨,在临别前我深吸一口气,期望这口气会留有你的韵味,让我能够保持良好的状态。

写景<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行色匆匆,风景线,惺惺相惜,<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meiwe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美文网</a>

宾馆的空调依旧暖和非常,上着网、看着五花八门的电视节目,心中的凄凉并不能被机器的激情同化。一丝的困意,让我不敢相信,手机上的时间还只是显示在晚7点,理论上离睡觉时间至少还有5个小时。穿上衣服换上鞋,夜游小西湖,别有一番冷意。坐在长椅上,看着农大晚间的景色,一个人走过,一对情侣走过,两对情侣走过,一群人走过,没有什么时候有过如此的心境。

看着如此的大学夜景。晚读的《挪威的森林》,青春的我未能理解青春的含义,感觉时光流逝,老态龙钟,青春莫非已远去,迎来的就是是岁月沧桑,疲态尽显。

冬日

华北的冬天沉浮的永远都是那干燥的寒冷,一种寂静而又严肃的冷,却能急速的袭人心肺,刹那间,寒尽所有的触觉,无可奈何的等待最后的麻木。这样的季节,到底只是“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

微弱的日光努力的穿过层层雾霭,那有限的温度也在这漫长的路程中,几近散尽,最后那点余温落下一片不怎么明朗的光,明亮这个世界。这片辽阔的田野,一条曲折的小路,猥琐的贯彻在田野的中间,上面散落一层薄薄的暗黄色树叶,任由过往的人群碾压,不知数次的重复之后,在季末的时候,化成春泥。裸露的褐色土地,或许是干燥和寒冷的气候,龟裂的条纹满布,实在是丑陋不堪,极像是一位苍老者,遍布全身的折痕,全是诉不尽的岁月,吐不完的沧桑。

路边那些枯草,暗黄的经脉仍保留着生前的寂寥,寒风瑟瑟,却侵蚀不尽的是那根部的坚固,或许只是为了轮回的约定,那个简单的前生约定,不移不弃。路两旁是排整齐的杨树,退尽了枝叶,寂苦的矗立在田埂上,丑陋的树干倔强的忍受,寒风凛凛,可再也不会像夏日那样,夸张的舞摆,嘲弄那些无力的暖风,此时的他们只是颤栗,不过骨子里的傲慢,容不得半点妥协,任寒风肆虐。那放荡不羁的情怀,在风中轻摇着高贵的头颅,像一位诗人,口里念叨着自己的情骚,“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这样的固执,到底还是可爱至极。不过这瘦骨的躯干,掩映着这片冬日的苍茫,的确诡异的很,可偏偏又是这般寂冷,让这片苍茫又加了几份残酷。树枝上残留着枯黄的树叶,挨着最后不知时常的岁月,等待最后的一丝气息,吐尽了,就随着气流,飘下来,摇曳曼妙的身姿,偶尔会在半空中,优雅的旋转,最后落在大地的一角,完结此生。着眼望去,唯一能唤起生的欲望,就剩下那些青绿的冬小麦,在苍白的冬日下,安静的成长,默默的等待春日的来临,即使面对如此残酷的世界,也要留住身头的一缕青。

干燥寒冷的冬日,不知什么时候,头上一直悬浮着厚厚的一层污浊物,本就稀有的日光,更加显得可贵,那些刺透的光线,照射着这片苍茫的大地,看似死寂沉沉的世间,到底还是保留着生命的奇迹,只是此时少了点生气。但到底是谁寂寞的了这个世界呢?林间,一只乌鸦嘶哑的叫着,又忽的飞走,暂时打破的静,瞬间又完全静了下来。

冬日或许只是沉默,应该不算是萧条,再者,即使是萧条,但萧条却不等于灭亡。

推荐抒情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