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抒情散文>写人抒情散文怀念外公

写人抒情散文怀念外公

困龙奋舞美文阅读网 146 0 2017-04-11 08:33:39
写人<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怀念外公

突然间无法面对走路已经颤颤巍巍的外公外婆,老是有种错觉,外公外婆这辈子就为我而生。下面是美文阅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写人抒情散文怀念外公,供大家欣赏。

写人抒情散文怀念外公(一)

初春的一天夜里,我梦见了外公,他老人家的脸容依然是那样精神矍铄、消瘦挺拔;他的微笑依然是那样慈祥自信、从容淡定;他的声音依然是那样粗宏响亮,镇定吸人。在梦里,我和老人对视良久,没有说话,他一直是笑着的,而我,依稀就是当年那个淘气的少年。抒情散文 77WenZhang.Com

第二天恰逢周六公休,我忽然觉得放不下心,便打电话与在家休息的姨弟联系,哥儿俩能否到冀南老家去给外公扫扫墓,从小一起玩耍长大的姨弟欣然同意了。

坐在姨弟驾驶的速腾车里,向他述说了我昨夜的梦境。于是,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慢慢地聊起了外公,这个有共同记忆的话题一下子把我们带回了那充满童真的年代。

外公是72岁时离世的。此前,他身体一直很硬朗。当时乡下四舅说,老人在去世的前一天下午还去大道上拾粪呢,没想到转天早上就“走”了,不过他走得很安详,也没留下啥遗言。

外公的好身体和好名声在百十来户的村子里是出了名的。70岁上,从没有用牙膏刷牙习惯的他还可以一口咬开一个核桃。至于好名声,源于他的好脾气:几位老年人坐在碾盘旁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时,外公每次总是先主动卷好旱烟给其他老伙计递过去,自己最后才向小铜烟袋锅里摁一撮烟末,再慢条斯理地点上,“吧嗒、吧嗒”地抽。外公的去世,使这个村子少了一个厚道朴实的老人。

外公有四个儿子和三个女儿,外婆生下最小的儿子不久就得病离世了。外公很辛苦地养育几个孩子,他们成年后或出外谋事或出嫁到了城里,只有我四舅留在了老人的身边。正因如此,他对我们这些平日难得一见的孩子、尤其是隔辈人,更是喜欢得不得了。

外公在世时,每年二十几号人在外公那里聚会两次,一次是八月节后他的生日,一次是阴历年。逢到这两个日子,我们这些孙子辈的孩子都跟着爸妈来看爷爷或者外公。尤其是农历八月那一次,天儿不冷不热,穿着也还不很臃肿。那聚会纯粹是我们这些半大小子的天下:爬树摘红枣,伸手到水缸里捉红鱼,强行给看家狗喂辣子,守着老母鸡等下蛋等等,弄得屋里院里乱七八糟。外公却总是不动声色,看着孩子们胡打乱闹也从不生气,笑眯眯地坐在圈椅上,只管自己慢条斯理地吸旱烟。

到吃饭时,院子里摆上两张大桌子,大人孩子馒头就着白菜肉片汤。而那时候,我是例外,因为我不吃肉,惟独吃小灶。外公让妈妈先做好鸡蛋挂面,然后亲自给我向粗碗里滴些香油,蹲下身看着我吃。有时还笑着逗我:你这小子不吃肉,永远也不会长胖。自然,那个时候,我是顾不上和外公答话的,只顾着快“吃”,吃完了好接着与哥哥、弟弟们疯闹。

现在,回忆起外公的音容笑貌和用袖口为我擦汗的情景,觉得老人就在面前。

外公对我好,对所有的儿孙都好。与别人不同的是,他曾救我避免了一次灾难。

那年过了八月节,又去给外公过生日。我当时7岁,在其他表兄弟们的怂恿下,为了显示勇敢,我顺着梯子爬上了两米多高的土坯墙头,然后用手抓住一棵紧挨着墙的小泡桐树的枝干,想顺着树干滑下来。外公正在院子里不远处的菜畦里拔葱,一见急忙喊我的小名:铁头,千万别碰那树!边喊边迅速向我跑来。但伸出的小手已抓住了枝干,我哪知道这泡桐是空心的,一下子折断失去了平衡,整个身体前扑眼看就要摔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外公一个趔趄冲上来,迎面紧紧抱住了我,然后把我轻轻搂在怀里,抚着我的头直念叨:划拉划拉毛(头发),吓不着。

在我12岁的时候,外公去世了,妈妈怕我去了害怕,没敢告诉我。后来听她讲,虽然老人没留下遗言,但在去世前一天曾与四舅说过有两个心愿:一个是想坐坐火车,一个是死了要和外婆葬在一起。合葬的心愿自然实现了,坐火车的心愿却永远无法实现了。所幸的是,外公长逝15年后,京九铁路通车了,他们的墓地就在路基下面不远处,这下可以天天看到火车飞驰了吧。

<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美文阅读网,与世长辞,长大了

初春的阳光很好,我和姨弟来到外公、外婆的墓地:给外公供上一小捆喷过烧酒的大烟叶,给外婆放了一盒她老人家喜欢吃的饶阳杂面条。然后,来到已无人居住的老宅院里,那棵曾折断枝干的泡桐树已长到碗口粗细,我面向当年外公救我的位置,深深地鞠了一躬。

驱车出村,在一晃而过的那个早就废弃不用的碾盘旁,正有几位老人在坐着说话,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偶尔说起外公……

写人抒情散文怀念外公(二)

阴森森的灵棚内,挂着外公的遗像,我怀着沉痛的心情站在灵棚外,耳边那时起时伏的哀乐不时地撞击着我的心……

从我记事起,外公就是70多岁高龄的老人了,浓浓的眉毛下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满头白发,个子不高,但腰板却挺得直直的。每天晚上,邻家的爷爷奶奶都坐在外公家的土炕上,听外公讲故事。外公的故事很多,从古到今,直讲得口干舌燥,邻居才肯散去……

外公是土建工程队的工人,他为他的职业骄傲。我和外公时常去散步,每当看到某一个建筑物的时候,外公就兴奋起来,指着建筑物对我说:“这就是姥爷当年那个队建的。”我抬起头对外公说:“外公,长大我也要盖房子。”这时外公就抱起我亲了又亲,爽朗地大笑,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好多岁。

我一天天长大了,上了小学,随着知识的增长,外公的故事己不再吸引我了。这时的外公更老了,常常一个人坐在门口的石头上低着头想心事。一天我放学回家,走到他身边,甜甜地叫了声外公,拿出卷纸告诉他我考了98分,外公高兴地摸着我的头说:“好孩子,好好学习,外公小时候可没你有福气……”说着说着,又说到他盖楼房……外公滔滔不绝他讲着,脸上表情异常兴奋。我有些不悦他说:“您盖了那么多楼房,可现在您也没住上楼房。”顿时,外公的表情黯淡了,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嘴唇动了动,笑了,但我觉得外公笑得那么苦。现在想起来多么后悔呀!

<a href=http://www.77wenzhang.com/sanwen/shuqing/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抒情散文</a>,美文阅读网,与世长辞,长大了

有一天,外公笑着对我说,领导要给退休老人过生日,我这才想起今天是外公的生日。外公高兴他说:“领导还没忘记我。”脸上露出自豪的神情。晚上放学回来,看见外公坐在大石头上,嘴一张一合,不知在说什么。我走到外公身边,看到外公的眼角有一滴浑浊的泪水。妈妈给我使了个眼色,低声对我说:“领导没来,外公心情不好。外公以前很能干,多次被评为先进。”说着叫我进屋,拿出一张照片,上面的外公戴着一朵大红花。我看了看,走到外公身旁说:“外公,张红的爷爷说,国庆节领导要把老工人集合起来,过集体生日。”张红的爷爷和外公在一个单位。外公一下子来了情绪,连连说:“是啊,是啊,领导没有时间,集体过生日,想得好,想得周到!”我鼻子一酸,泪水流在脸上。我的谎言,给外公带来了喜悦,带来了希望,现在想起来我一点儿也不后悔。

两个月以后,外公带着希望去世了。外公的领导没有忘记他,参加了葬礼。想在九泉之下的外公,也会安详地笑了。

写人抒情散文怀念外公(三)

微风阵阵的吹,叶子片片的落,依稀记得,在碧绿湖面旁的小道,踏满了我和外公的回忆,就在这段红砖土跑道上。

从小时候起,我有无数的时间,和外公一起在这段路上消磨。春天的树,才刚吐出新芽,一刹那,就布满了绿意,高挂的烈阳还未曾落下,转眼间秋蝉齐鸣,红叶纷飞,蝉声尚未停止前,枝头,已成光溜溜的一片。春夏秋冬,四季美景,我们,早已看了好几回,每年的景色,虽都略有差异,但唯一不变的,就是那条早已残破不堪的红砖路。

时间,不回头,正如跑道上慢跑的人一样,几年过去了,跑道,旧了,湖水,浊了,小树,大了,外公,却病了。刚开始,重病的外公还拖着身子,牵着我的手,再次走上红砖道,新的小树,再次种满路旁,阳光,依旧洒满天下,而外公的背影,却带着摇摇晃晃的疲惫,年幼的我,却浑然不知情,依然唱唱跳跳,在熟悉的跑道跑上跑下。

一年后,外公与世长辞,在医院静静的告别人间…¨

又过了七年,再次踏在这条路上,外公的笑声,好像停留在这里,幼时的童言童语,似乎飘散在风里,以往的轻快脚步,至今已离我而去,沉重的伤痛,随着泪水,一点一滴,钻入红砖道里。踏在充满回忆的道路上,每一步,都在思念;每一步,都在回想;每一步,都是发泄心中埋藏已久的压力;每一步,都是献给外公的祝福与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