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散文>爱情散文>绿的笔记本。二

绿的笔记本。二

狐公子短文学 653 0 2018-03-23 17:02:35

如果世上真有鬼,那这鬼会不会是青儿?如果是青儿的话会不会和那个绿色笔记本有关?对了,老婆婆给我说过不可以在这个本子里写入悲伤的,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心里理不出个头绪来,乱糟糟的一团。脑袋的痛楚又隐隐加重!我不再想下去,一切等明天见了阿辉的外公看他怎么说。第二天,天微微亮。胖子阿辉就来叫我。看来无关乎学习的事大家积极性都蛮高的嘛!我一边嘟嘟囔囔着:“怎么这么早”,一边穿鞋子。阿辉说:“挺远的,路况也不好,我们要赶在天黑前搞定。”我便也不再说什么!毕竟大家是在为我办事。坐完三个小时地车,一条大山横搁眼前。阿辉说:“快到了,快到了!翻过去这坐山就到了。”我听完差点就地歇菜!胖子说:“辉哥,这事办完一顿大餐可不行啊!我现在要加价。”阿辉满脸堆笑:“没问题!胖哥。不过看欣哥晕晕乎乎的样一会儿待劳烦胖哥了。”胖子拍着胸脯说:“这个没问题!”看着他俩玩二人转似的一唱一和,把我给整迷糊了,这啥事呢?虽然我们三个平时关系是不错,但是相互帮助也大多建立在物质与利益之上。听他们刚才谈交易,感情在给我治病之外还有我不知道的勾当使他们才这样热心帮助我?本来我心里还感慨:“真是患难之中见真情。”但是此时此刻我迫切地想知道他们之间的勾当。但我知道,他们要不说我问了也没用,与其白费口舌不如静观其变。于是我就不说什么了,他俩搀扶着我向山上走去,山路崎岖,遇到难行的地方胖子便背我过去。就这样又折腾了数小时总算进了村,见到阿辉的外公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他一看到我就说:“鬼上身,绝对是鬼上身。”我说:“老爷子,这世上真有鬼吗?我可没见过,很怀疑呦!”老爷子并不反驳我的话只说了句:“你跟我来。”便径直进了屋内。我疑惑地看看阿辉、胖子,他俩也摊摊手表示不解。我只好跟了进去,一踏进门,黑,真黑,深手不见五指,我正郁闷外面阳光明媚屋里怎么这么黑呢?老爷子的声音响起,他说:“小伙子啊!我屋里墙上有柄宝剑,你看到没?”我努力睁大眼睛除了黑还是什么也看不到。就回答说:“不行啊!老爷子,这太黑了我啥也看不到。”说完,窗帘被拉开,屋里明亮起来。果然,在对门的正墙上悬挂着一柄宝剑。老爷子走过来笑呵呵地说:“年轻人,在这个世上不是你看不到或没看到的东西就不存在。喏!看到没?”听此一番话我顿觉开悟。高,果然是高人啊!连忙拜倒请老爷子救命。老爷子说:“阴界犹如阳界,都是有司法机关的……我打断老爷子的话气愤地说:“我一大活人,却被一个鬼害的成这样,既然阴界有司法机关为什么不修理那鬼呢?却任由他为非作歹,残害生灵?还有法律吗?还有王法吗?…”老爷子笑呵呵地反问道:“那你说人间有法律,有警察,为什么还有犯罪呢?为什么还有罪犯逍遥法外呢?”我无言以对,这些问题存在的因素太多。唉!算了,不深究这些了,还是办正事吧!我问老爷子:“我还有得治吗?”老爷子笑呵呵地说当然有得治了。说完变戏法似地拿出一道灵符,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把纸符点燃丢进一碗水中。说:“小伙子,喝了它就没事了。”我看着黑乎乎的一碗水思疑了半天,最后还是端起碗皱着眉头喝了起来。“噗”刚喝一口,什么味道?苦,涩,酸,腥,臭…忍不住就吐了出来。老爷子脸色立刻铁青起来。我不好意思看着老爷子笑着说:“可不可以加点佐料啊?实在太难喝了!”老爷子气氛地说:“你有听说过一斤天瓜治百病八两天瓜治死人吗?我集三个月真气画出来的雷奔符咒就这样被你小子毁了。”我想说确实没听说过什么什么治百病,什么什么治死人的!不过看老爷子的脸色没敢说出来,只好连连点头说:“我喝,我喝,不要佐料了。”老爷子说:“不用喝了,你刚才吐出了一口那个符咒已经没用了。”我:“啊!”目瞪口呆地僵化了数秒。忙问老爷子:“那你还有没有那个什么符咒了?再来一张吧!”估计老爷子真是气的不轻,脸歪口斜、吹胡子瞪眼地说:“你以为这是火车票,随要随打?画符是靠灵感和真气才能有用……”“难道您老就没有备用的吗?”我迫不及待地问道。“没有”老爷子气愤地说。我傻愣愣地彻底石化在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