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日记>情感日记>罪硕鼠檄文

罪硕鼠檄文

zzw0605短文学 653 0 2018-10-07 11:56:20

一鼠入吾室,贪吃被粘住,挣扎不能脱,小命亦呜乎。

呜乎,汝,鼠辈也;吾,人类也。吾乃万物之灵,汝不过匪聚之辈,汝身长不及盈尺,重未足一斤,然汝竟屡歁吾。何哉?倘汝能与我当面对决,我必当头一棒,令汝肝胆俱裂,抱头鼠窜。然汝终不敢与吾对面作战,而专行诡诘阴鸷之事,每乘吾外出,偷我食物,毁吾器具,污吾衣物,致吾无所奈何。吾忍汝谅汝,汝食吾之食,吾或尽弃之,或深藏之;汝毁吾具,吾自葺之;汝污吾衣,吾自净之。然汝竟变本加厉,直视吾如无物,每于更深人静,吾酣然入梦之时,于吾室中跑步,在吾桌上跳舞,窸窸窣窣,鬼鬼崇崇,扰吾清梦,令我不得酣眠也。吾怒起欲驱之,汝又藏匿不见,及吾返床复眠,汝又粉墨登场。

子曰:“是可忍,孰不可忍?”吾遂起除汝之心,且略施小计,以美食诱汝前来入彀中。然汝竟如此贪得无厌,又鼠目寸光,深入雷池而不觉,竟至捕获。汝拼死挣扎,又负隅顽抗,孰知汝愈动,粘之愈紧,汝皮毛相连自不得而脱也。吾起而视之,汝竟怒目视吾,呲牙做困兽之斗。吾大哂,戟指骂曰:“小畜牲亦知有今日乎?”汝怒,我亦怒,本欲一脚踩爆汝头,然转念曰不可。我执汝于室内,逡巡于廊间,杀汝耶?放汝耶?皆不忍也!然吾居公司宿舍,本众聚之地,若放汝,汝必逃往别室,或入仁人君子之侧,扰其清静,或侵淑女佳嫒之闺,惊其花容,则余岂非罪莫大焉!

或曰:弱水三千,只取瓢饮耳。汝之有今日,皆因汝贪,亦因汝顽,盖亦因汝之不自量耳。今吾不立毙汝,且置汝垃圾桶中,复以一瓢水灌之,汝能饮此瓢,活之,不能尽饮,则亡矣。汝平生作恶多端,论罪当下阿鼻地狱,然佛祖曰:“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我佛慈悲,且由佛祖度汝去也。南无阿弥陀佛!噫!

  • 让我们把初恋带入回忆

    初恋我们都有过,当然也未必都是那么百分之百的人人都有,我是指我们大多数的人。很多人说,初恋是美好的,也是难忘的。我不太同意这个说法,因为初恋的美好并非是绝对的,也只能说是大多数人是这样的,至少使大多数的人感觉到是美好的。至于是难忘的,我觉得

  • 什么样的女人使你心动

    一个年轻人问我,是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会使男人心动?我说那是性的冲动,不是真实的心动。那么我们所说的心动,应当是一种带有心灵感知,兼有升华情感的跳跃,并非是那种只是性上的感知臆想。其实女人的漂亮美丽是会使男人心动的,但是往往一个理智的男人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