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美文>原创美文>何妨以静

何妨以静

淮阴师范学院美文阅读网 177 0 2017-05-15 10:18:28
何妨以静

夜空中的群星闪烁,是霓虹灯炫不出的色彩。深墨色的远空一轮苍茫的月,仰头我想,是否那一轮明月是早已看不惯世间的喧嚣,选择了另一份安静的存在。

有人说,静,是叩问灵魂的最佳状态。当人们真正安静下来反思一段时间的生活与生存,是否会后悔一时的不平静?冲动时的一句话,忙乱时的一封协议,扭着面子没有说出的对不起?静下来的时候,理性的力量便会强大些。一切勾心斗角或心塞疲惫都会被微笑荡涤,磊落的大道也才会在面前一条一条清晰地载花铺开。安静的你,无论空巷听雨、轻舟赛马、吟诗作画,抑或仅仅是桌前冥想,闲暇时放空自己,你都是一个虔诚的朝圣者,伴着自己孤圣的灵魂,且轻谈且徐 行。可是,安静的时候又有多少呢?当欲望的洪流冲击精神的殿堂,当名利的藤蔓侵蚀心灵的净土,当人们拿着公文包或破麻袋被迫奔波在快节奏社会的生存法则上时,灵魂安静的状态就难复存在了。

安静何其难,守静何其贵?安静的时候,空气都会恬淡些。

勾心斗角,一句话,放空自己,朝圣者,虔诚的

我们总在疑惑,到底想要归属于哪种生活。是做集体中的佼佼者,家族中的成功者,历史上的铭记者……还是,抓紧那差点儿被忘掉的小小偏好,做发现美的画家,定格美的摄影师,或者描述美的自由撰稿者?计划生育中的我们生来肩负着责任,我们从小开始的竞争不是争渡,它没有惊起一滩鸥鹭,而是在所谓“应当”中,渐渐消磨了我们与生俱来特殊。总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生来悠哉,可是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我们是否有过安静的独在。做所谓乖孩子,我们丢弃了自己,敢于反抗的又被当作反例。我们也想安安静静地做自己,可能也许,只是我们想要的安静还没有被大众化吧。我们承认我们偶尔的小小的叛逆,因为我们总会控制不好越长大越孤单的心。在我们迷茫的时候,安静究竟在哪里?是否听过再多的道理都处理不好眼前的事。渴求安静的人都是看惯了不安静,我们的眼界终究还太浅,在该安静的年纪忘记了选择安静。

毕淑敏说,当什么都不存在的时候,一种关于存在的思维就会活跃。当繁忙的事务扰得人焦头烂额,或鸡毛蒜皮的争论让人无法呼吸,何不放下一切去静一静。当我们踏浪飞舟登峰造极,感受自然山川茂林葱树的云蒸霞蔚,领悟堂前归燕凤去台空的古趣风韵,看遍滚滚江河走遍青衣石板桥,听绿水红墙鸟啼清……一切一切的愁乱思绪也都暂且消散了吧!当我们真正只身自然,想象什么都不存在的时候,一种关于安静的思维也就会活跃了。

勾心斗角,一句话,放空自己,朝圣者,虔诚的

如果说安静可以在叩问灵魂和拜访自然中实现,那么守静变更是需要一种深沉与积淀。守静是一种气质,是一种升华,是看遍了万千烟火的喧闹还可以兀自归去垂钓一池星月的气度。守得住静才守得住心,将安静的状态转变为一生的态度,岂是能在一时兴起中修得的造诣,这恐怕也就是迷惘的年轻人去山中拜访花白老人的原因吧。摆在我们面前的是生活,当我们能理解静的时候才体会到生命的乐趣,而当我们真正得以守静的时候,才能在至静的境界中看穿二十八星宿的命运,于地动山摇的慌乱中凝视手掌二十八骨节,轻念声:不如喝茶去。

人来到这个地球上,不过是一场美丽的寄居。何不静下来,看看阳光吹吹风,在诗意的栖居里守静,守得一份自然,泊心于世外,在宠辱不惊中寻得一份超然物外的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