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美文>经典美文>年味最浓是回乡

年味最浓是回乡

77文章网刘嘉敏 12 0 2019-07-12 22:36:17
年味最浓是回乡

  小辉和阿花是一对来自江西的夫妇,来高要打工十多年了。刚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才刚结的婚,在我家门前搭了个棚子,做着打棉胎的生意。

  一捆红白蓝彩条布,四个柱子绕一圈,就成了最简单的店铺和家。几块木板搭建的床,既是他们的工作台,也是他们休息的地方。电是临时接的,水是井里挑来的。寒风裹着雨水钻进来,扯得帐篷呼呼作响,但是邻里乡亲们都爱聚在他们的帐篷里闲聊。

  秋去冬来,他们从这个村搬到那个村,来打棉被的人也换了一家又一家,但凡嫁女娶亲的,旧被翻新的,添被过冬的,大家总爱留待他们的到来。由于买票难,要转多趟车,每年他们都会赶早在春节前帮乡亲们做好被子,然后夫妻二人,开两天的摩托,冒着风雨和严寒,大包小包地,回家过年。

  我们已经习惯了每年盼他们来开档,依依不舍地送他们回乡,又满心期待地等他们归来。听他们讲路上的见闻和家里的情况,仿佛,那是我们远方的一户亲戚。每每讲到孩子们的听话懂事,小辉都是掩不住的自豪,重复着他常常说的话只要家里老人健康,孩子有出息,我们在外面多辛苦都值得。

  如今,他的大儿子将要上大学了,成绩拔尖。他们的业务范围也扩展到床垫床品,还购进了先进的生产设备代替全手工的操作。淡季的时候,就到高要的厂里打工,旺季的时候,就辗转各村为大家做床垫做被子。他们的家人朋友也来到了高要工作,高要对于他们,是第二个家,也是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怀。但,故乡的根,还是他们恒久的牵挂。

  送完这些床垫和棉被,我们就回家啦。小辉讲着一口流利的高要话,开着新买的小货车,又踏上归家的旅途。

  纵隔万水千山,最念仍然是故乡。再冷再难,都抵不过团聚和牵挂。有了牵挂,日子就有了奔头。

  • 在梦中

    在梦中,我常常与父亲相见总在某个场景中,突然有人说父亲病重,已在家中,让我快回去。可当我回家,灵堂已就,父亲入殓已就,我悲痛欲绝,放声大哭,死去活来。突然,有人说,父亲未死我猛然也坚信,父亲未死!当我急着赶过去的时候,已看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背

  • 时光里的青泥古道

    春光正好,一座又一座山梁远在我们身后。阳光携着风,在乡村的田野散步,远远望去,房前屋后,到处弥漫着一抹黄的烟霞,走近了才知道,那是春天的花事,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做着盛大的道场。风过村庄,田野像明眸皓齿的少女,浅浅的心事伴着落英缤纷,弥漫在淡

标签:[db: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