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文章网>美文>经典美文>

77文章网十万星辰 4 0 2019-07-12 18:01:46
叶

  我看着这片树叶就这么从我眼前落下了

  忽快忽慢的,终于还是落地了

  我观察它很久了

  孤零零的一片叶子,在这个只有它的枝头

  我本以为它能坚持到最后,直到染上绿色

  可时间还是没能给它这个机会

  在这个不冷不热的季节里

  叶子落到地上,很快又被风儿吹起。慢慢的它脱离了我的视线。不知道这片叶子又会在什么地方落下,又会在什么时间被吹起。离了根的它就再也由不得自己,在外界的作用下会去到很多它不想去、很想去和没去过的地方。

  我不知道叶子会怎么想,总之我是羡慕它的。从枝头脱离的那一刻,它就不会再有牵挂,大树都不要他了,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既然等不来下一个春天,何必再让自己苦苦的被束缚呢?失去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可能它还不知道,上天注定了不会让它活过一个完整的春夏秋冬。它所坚持的,所等待的到头来终究是场泡影。最后,风儿告诉了它一切:下个春天到来,你只能跟我走。

  也许只有风儿愿意带它一程了。

  渐渐地,叶子就会忘掉它曾经独自站在枝头的身影,熬过了整个冬天,却在下一个春天到来之际悄然落下。

  渐渐地,叶子也会忘记它曾经满身盛开的绿色,因为从今往后,离开了大树的它只能与枯黄为伴。

  枯黄就枯黄,那又能怎样?至少我认为它现在是潇洒的,不再有牵挂,不用再去等待那些等不到的。身不由己那就随风逐流,不用迫切的赶往下一个目的地,也不必苦苦留恋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无牵无挂,不带有一丝忧愁和烦恼的消逝于天地之间。

  但我不知道叶子是不是也这样想,可能直到它化为春泥后还不会忘了它曾经想要的那抹绿色。

  • 在梦中

    在梦中,我常常与父亲相见总在某个场景中,突然有人说父亲病重,已在家中,让我快回去。可当我回家,灵堂已就,父亲入殓已就,我悲痛欲绝,放声大哭,死去活来。突然,有人说,父亲未死我猛然也坚信,父亲未死!当我急着赶过去的时候,已看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背

  • 时光里的青泥古道

    春光正好,一座又一座山梁远在我们身后。阳光携着风,在乡村的田野散步,远远望去,房前屋后,到处弥漫着一抹黄的烟霞,走近了才知道,那是春天的花事,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做着盛大的道场。风过村庄,田野像明眸皓齿的少女,浅浅的心事伴着落英缤纷,弥漫在淡

标签:[db:tags]